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保险案例

广东超龄劳动者首次纳入工伤保险!此前曾因超龄引发多起诉讼

  【案例1】

  已过退休年龄男子工地受伤

  法院认定双方为劳务关系

  2018年8月15日,陈某入职湖北同瑞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22日在同瑞公司的工地受伤,受伤后,陈某被立即送往广州市花都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35天。

  此后,广州市花都区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认定陈某为工伤。双方经过协商,陈某和公司达成了《工伤赔偿协议书》,各项费用合计173000元。

  广州市花都区社会保险管理办公室于2020年3月24日出具《社会保险情况协查证明》,内容主要载明:陈某仅在广州参加职工工伤保险,没有其他险种参保和享受职工社会保险待遇的记录。

  据悉,陈某与同瑞公司于2019年3月1日签订《劳务合同书》,对此,陈某主张该劳务合同书系倒签,并主张其与同瑞公司存在劳动关系,对此同瑞公司不予认可。

  为此,陈某于2020年3月25日向广州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委作出裁决书,公司应支付申请人陈某停工留薪期工资9734元、住院期间护理费700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39800元。

  收到裁决之后,陈某不服,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公司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233000元、停工留薪期工资18640元、车旅费10000元、住院期间护理费7000元、后续治疗及进行牵引的康复费10000元,合计278640元。

  在庭审中,同瑞公司认为,陈某在2018年时已超劳动者的年龄,并不是真正的劳动者,而是劳务者,陈某要求一次性就业补助金的理据是不足的,因为他不是受劳动法调整的劳动人员,不存在受伤以后还要给就业补助金的情形。

  一审法院认为,陈某于2018年8月15日入职同瑞公司,其主张与同瑞公司签订的《劳务合同书》系倒签,故双方应为劳动关系而非劳务关系,无论该劳务合同是否存在倒签,陈某入职同瑞公司时已年满60周岁,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即便未享受基本养老保险待遇或领取退休金,双方形成的用工关系应为劳务关系,陈某主张系劳动关系,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基于双方系劳务关系,陈某主张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无法律依据。

  为此,一审法院作出判决,驳回陈某的全部诉讼请求;同瑞公司无需支付停工留薪期工资9734元、住院期间护理费7000元、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139800元。

  二审时,广州中院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遂驳回陈某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2】

  清洁工清晨被货车撞死

  因超劳动年龄不予认定工伤

  1966年5月出生的董女士,于2016年5月达到法定退休年龄。

  2019年4月12日,肇庆市璟盛陶瓷有限公司与董女士签订《离退休人员劳务合同》,董女士入职为璟盛公司的清洁工。

  2019年12月9日6时30分许,一辆重型自卸货车与董女士驾驶的无号牌电动车发生碰撞,董女士经医院抢救无效于2020年1月4日死亡。广宁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货车司机承担此事故的主要责任,董女士承担此事故的次要责任。

  2020年4月1日,董女士的丈夫陈某向广宁人社局提交董女士的工伤认定申请,同日,广宁人社局作出《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认为董女士已超过法定劳动年龄段,与用人单位存在的是劳务关系,不属劳动关系,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不予受理。

  陈某不服,向肇庆市鼎湖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依法撤销《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判令广宁人社局依法履行法定职责,对工伤申请予以认定。

  一审法院认为,已达法定退休年龄继续就业者与用人单位形成的是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关系,双方形成的用工关系按劳务关系处理。因工作原因受到人身伤害的,可以要求用人单位参照本条例规定的工伤保险待遇支付有关费用。

  为此,一审法院认为陈某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二审时,肇庆中院认为,董女士在发生交通事故时已达到法定退休年龄,不适用《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广宁人社局基于董女士已超过法定劳动年龄段,作出《工伤认定申请不予受理通知书》,并无不当。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