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五险一金 » 住房公积金

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何去何从?

  长期以来,我国的住房公积金制度屡受诟病,今年年初,重庆市前市长黄奇帆更是表示应该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获得了不少人的认可和赞同,一时之间,住房公积金制度似乎已经来到了存废边缘。

  今年5月18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新时代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意见》,提出了诸多经济改革措施,其中首次提到“改革住房公积金制度”,改革而不是取消,表明了中央政府对住房公积金的态度。而最近地方政府也纷纷上调住房公积金基数,也相当于对住房公积金制度争议的回应。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政府,在政策层面都没有表现出取消住房公积金的意图。

  这次地方政府上调住房公积金缴存基数,主要是根据上一年度的本地平均工资。如果2019年的平均工资比2018年有所上涨,缴存基数就会相应上调,缴存基数的上限一般为平均工资的3倍。当然,地方政府上调缴存基数,并不意味着所有人的公积金收入都会提高,还需要看职工所在企业的缴存标准。如果企业为员工缴纳标准不变,在地方政府上调缴存基数之后,员工公积金收入就会相应提升。不过,在当前经济背景下,不排除有部分企业为了减轻成本压力,下调员工的公积金标准。

  过去很多年,由于房价高涨,而住房公积金贷款额度有限,对很多购房者只是杯水车薪,加之住房公积金的提取和使用又存在各种限制,因此住房公积金被很多人视为鸡肋,或者呼吁干脆取消公积金。但事实上,住房公积金并非完全没有作用,在很多房价较低的三、四线城市,住房公积金还是能够起到一定作用的;即使在房价较高的城市,很多人用公积金加商贷的组合,也能享受到一定的低利率贷款。截至2019年底,全国住房公积金累计发放贷款3620多万笔,累计金额9.8万亿元,也就是说,还有3600多万家庭从中受益。

  在很多一、二线城市,公积金贷款在房价面前虽然只是杯水车薪,但是住房公积金的存在,能够帮助民众偿还房贷。以北京为例,目前住房公积金的最高上限是6668元,一个双职工家庭,每个月的住房公积金收入最高可达1.3万元左右,大概可以覆盖250万元商贷每个月的月供。

  另外,住房公积金在税前扣除,还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帮助民众避税。以北京来看,职工个人每月最高缴纳3334元,这部分收入可以合法避税。2018年以来,我国开始实施子女教育、住房贷款利息、赡养老人等多项个税抵扣,如果取消住房公积金制度,相当于变相增加了民众的税收负担,使得最近几年个税改革的效果大打折扣。

  所以,住房公积金虽然因其缺陷引发诸多不满,被很多人视为鸡肋,但如果真的彻底取消,恐怕会引发更大的不满。因为住房公积金虽然无法帮助每个人实现买房的梦想,但已经成为民众收入体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也正是在这种现实格局下,虽然屡屡有人呼吁取消住房公积金,但在政策层面,并没有真正考虑取消。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政府,最近都释放出继续改革完善住房公积金的信号。

  那么,住房公积金到底该如何改革,才能使这项制度发挥更大的作用呢?

  如果说,住房公积金在解决购房问题上难以发挥更大的作用,那么至少应该放松在提取和使用上的限制,让这部分沉眠的资金能够用活,否则,很多职工缴纳的资金因为不满足条件无法使用,只能在账户上缩水,不仅会引发民众不满,也是对资金的巨大浪费。尤其在当前中国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将住房公积金释放出来,可以刺激消费,在一定程度上提振中国经济。

  如果想让住房公积金制度在住房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需要对整个住房体系做出更大的改革。上世纪90年代,我国从新加坡引进住房公积金制度,之所以没能发挥出与新加坡同样的效果,其实主要不是住房公积金制度本身出了问题,而是我国住房市场的发展偏离了原来的方向。新加坡的住房市场以政府保障房为主,只有极少部分高收入者通过市场化方式来解决居住,在保障房体系下,新加坡的房价较低,所以住房公积金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而我国的住房市场原本也是要以经济适用房为主,但是后来走向了市场化方向,所以房价越来越高,住房公积金制度能够发挥的作用自然越来越小。

  随着过去几十年中国房价越来越高,很多地方政府开始重新反思我国的住房体系,甚至有些地方开始二次房改。比如深圳,2018年提出《关于深化住房制度改革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供应与保障体系的意见》,指出,“近年来,随着我市人口持续净流入,商品住房价格上涨较快,住房供需不平衡、结构不合理、保障不充分等问题日益突出,现行住房制度已难以满足广大市民对改善住房条件的新需求”。深圳房改最引人关注的改革措施是,“在新增居住用地中,确保人才住房、安居型商品房和公共租赁住房用地比例不低于60%”,将一多半的土地资源向保障房倾斜,这是深圳市在房地产市场过度市场化之后,向新加坡模式转型的一次重大尝试。其他地方城市虽然没有深圳这么大的勇气,但很多地方也明显加大了保障房的建设力度。

  回到住房公积金这项制度来看,之所以能够在新加坡发挥较大作用,但到了中国就南橘北枳,主要原因就是住房市场的配套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过去30年里,中国的住房市场通过市场化的方式,在很大程度上解决住房不足的问题,但是房价过快上涨,也带来了很多民生难题。在市场和民生的天平上,如果将来中国的住房市场更多向民生倾斜,那么住房公积金制度能够发挥的空间就会越来越大。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