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五险一金 » 失业保险

全国政协委员郑秉文:失业保险交钱人越来越多、领钱人越来越少,应放宽失业金领取条件

  在经济运行停摆将近4个月后,失业高峰可能不期而至。失业保险制度将迎来一次“大考”。

  5月19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向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长期以来,中国失业保险制度存在三大顽疾:“失业受益率”(领取失业金人数占失业人数比例)太低、参保受益率(领取失业金人数占参保人比例)持续下滑、失业保险基金规模越来越大。

  比如,2018年国内失业人数约2130万人,但年末领取失业金的人数只有223万人,但参保人数却高达2亿。“失业保险制度里交钱的人越来越多,领钱的人越来越少。”

  郑秉文指出,今年4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达6%,失业人数大约2600万,未来几个月有可能迎来高峰,是考验失业保险制度的关键时刻。

  他建议,失业金发放范围要打破两三百万人的“常数”,向全国所有失业人员发放失业金,为此不惜把“所有子弹”都打出去,甚至可以让5800亿元失业保险金清零。

  他指出,目前《失业保险条例》规定的领取失业金条件十分严苛,地方反映十分强烈。例如,“非因本人意愿中断就业”这一限定条件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引发了一些难以回避的现实问题,应当尽快修改《失业保险条例》,放宽失业金领取条件,尤其是失业农民工领取失业保险金的限制。

  失业保险存三大顽疾

  郑秉文介绍,中国失业保险制度建立于1999年,长期以来存在三个顽疾:

  一是“失业受益率”(领取失业金人数占失业人数比例)太低。例如,2018年调查失业率是4.9%,失业人数是2130万人,但年末领取失业金的人数只有223万人,仅占失业人数的10%。220万左右已经成为一个奇怪的“常数”——2009年是国际金融危机冲击最严重的一年,那年末领取失业金的人数仅为235万。

  二是“参保受益率”(领取失业金人数占参保人比例)持续下滑。郑秉文指出,2004年“参保受益率”是4.0%(年末领取失业金人数是420万,参保人数是1.05亿),到2018年降到1.1%(领取失业金人数223万,参保人数是2亿),15年间领取失业金人数减少了近1倍,而参保缴费的人数增加了1倍。

  三是失业保险基金规模越来越大。“失业保险制度里交钱的人越来越多,领钱的人越来越少,于是,失业保险基金逐年增加,2004年基金累计余额仅为400亿元,到2018年增加到5800亿元,15年里增加了15倍,这个数字还是在2006年以来不断增加就业培训和稳岗补贴等各种名目的支出范围、2015年以来连续5年降费之后的结果,否则,基金余额还要更大。”郑秉文说。

  建议所有失业人员都有失业金

  郑秉文认为,经济是有周期性的,建立失业保险制度的目的是为了应对经济周期,失业保险基金结余的正常增长曲线本应是一条波浪型的,经济景气时呈上升趋势,衰退时呈下降趋势。

  “例如,2009年美国将以往六、七年积累的失业保险基金全部支付给失业者,还向财政借钱。但中国失业保险基金结余量的增长是一条永远向右上方攀升的直线,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就是一个明证,这是很不正常的。”

  他指出,当前,抗疫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各行各业复工复产正在积极有序推进。日前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六保”,其中包括“保基本民生”。但由于经济运行停摆将近4个月,失业群体的基本民生将面临困难,失业高峰有可能不期而至,失业保险制度将再次迎来“大考”。

  “今年4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是6%,失业人数大约2600万,未来几个月有可能迎来高峰,是考验失业保险制度的关键时刻。”

  在很多国家全民发放现金做法的启发下,郑秉文建议,应打破常规,失业金发放范围要打破两三百万人那个“常数”,向全国所有失业人员发放失业金,甚至不惜让5800亿元失业保险金清零。

  “即使这样,失业保险也不会伤筋动骨,失业保险月均制度收入100亿元,一年就能恢复起来。”

  修订《失业保险条例》,放宽领取条件

  在郑秉文看来,这次疫情是一次不应浪费的改革机会。从长期看,修订《失业保险条例》才是改革的根本。

  他介绍,《失业保险条例》的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早在2017年12月就已经完成向全社会公开征求意见,但至今没有公布修订版。在他看来,修订这一条例应侧重两个方面:

  一是提高制度瞄准度。郑秉文表示,当前参加失业保险的群体很多都是基本不失业的群体,“比如,中国社科院这样的国务院直属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几乎不存在失业风险,根本用不到失业保险基金,而很多失业风险高的群体和企业却没有覆盖进来。”

  二是完善制度设计。郑秉文认为,目前《失业保险条例》规定的领取失业金条件十分严苛,地方反映十分强烈。“更为急迫的是,应放宽失业农民工领取失业保险金的限制。”

  例如,“非因本人意愿中断就业”这一限定条件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引发了一些难以回避的现实问题。他指出,现实中有大量“被辞职”的现象,很多企业常以减薪、调岗等方式,逼迫劳动者主动辞职,这么做既规避了规模裁员的制约,又可以规避支付经济补偿金;同时劳动者也不愿意在其个人档案中记录下被辞退的情形,导致大量劳动者享受不到应有的失业保障。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