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保险新闻

瞒报1800多笔虚假关联交易,永安保险怎么了?

  前似乎每隔一段时间,关于保险公司违规问题的讨论就会不时冒出。

  春节后保险行业的第一张罚单,落在陕西险企——永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安财险”),剑指多个违规事项:如涉1827笔虚假关联交易;四名高管被罚……

  作为陕西第一家本土法人险企,永安财险更为外界所知的是其内部控制权争夺问题。

  而近期“内忧”未平,保险业外部大方向又调整不断。下一步,永安财险如何走?

  接二连三违规

  在银保监会发布新年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永安财险自查违规,事涉1827笔虚假关联交易,存在编制、提供虚假报告的违法行为。

  最终处罚结果是,永安财险被罚20万元,牵涉自查工作的4名责任人给予警告及罚款。

  作为监管常客,仅今年以来,永安财险就被银保监会开出了十张罚单,累计罚金超百万。

  这些触碰的高压线包括:虚构保险中介业务,套取手续费;编制虚假投保资料等。

  罚单量与投诉量也总是如影随形。

  2019年,永安财险监管转办投诉共1288 件,主要涉及理赔、销售及保险合同变更等投诉。从险种分布情况看,车险占一半以上。在地域上,上海是投诉案件最高的地区。

  

瞒报1800多笔虚假关联交易,永安保险怎么了? 第1张


  图片来源〡陕西日报

  对于屡屡违规,投诉量高企,暴露出公司内部风控的短板,永安财险并不是没有反思。

  其在2019年年报中提及,由于公司客服坐席人员采用外包方式,2019 年客服坐席人员流失率高达 44.62%,为近五年来新高。“人员流失造成相关人员技能不强,存在业务操作风险。”

  但对于永安财险来说,外部政策和大方向的调整,对于业务带来的冲击,也值得警惕。

  其一是,去年9月的车险改革。这项改革的宗旨就是“降价、增保、提质”。

  受其影响,去年传统产险保费和利润贡献第一大险种——车险承保利润79.57亿元,减少24.03亿元,同比下降23.2%。

  车险板块作为永安财险的第一大核心业务,在多元业务布局之下,该业务占比已有下降。2019年其车险板块收入为77.87亿元,已从上年度七成份额,下降至占比65%左右。

  只是在车险改革的大背景之下,这一业务占比今年或将继续下降。

  第二点政策风向便在于,时隔13年后修订的新《保险公司偿付能力管理规定》,将于3月1日正式执行。例如其中划定的险企偿付能力达标线等,对保险公司的监管更严。

  股权争夺隐忧

  作为陕西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本土法人险企,永安财险可以算是陕西保险业的代表性企业,在区域金融版图中亦有着独特地位。

  然而,自1996年成立后,永安财险的表现却并不如人意。

  1997年底,永安财险就因存在严重违法违规等问题,被中国人民银行进行了不到一年的接管,成为我国保险业恢复后首例被接管的保险公司。

  此后,永安财险也多次出现“违规被处罚”以及“控制权争夺”等局面。

  在控制权争夺方面,陕西国资方面与复星系之间的博弈持续多年,且在2017年左右一度达到高潮。

  这一年,董事会决定解聘“复星系”蒋明的总裁职务,而同日,复星系多位高管联名提议罢免“国资系”董事长陶光强。

  “内斗”撞车监管层检查,甚至还收到银保监会的处罚函。

  

瞒报1800多笔虚假关联交易,永安保险怎么了? 第2张


  图片来源〡视觉中国

  永安财险去年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复星系旗下4家公司共持有永安财险40.68%股份,陕西省国资委为实控人。

  在大股东内斗、公司内控治理屡屡失守的背景下,一方面,永安财险的经营业绩表现极不稳定。

  2017年、2018年经历大幅下滑后,永安财险的净利润在2019年才重新录得增长。在保险公司风险综合评级中,永安财险在2018年二季度也曾一度被下调至C类,不过目前已上调至B类。

  另一方面,诸多小股东意欲离场,陕西国资方面则选择借机“抢筹”。

  去年5月,平安银行和凯撒旅游分别将其持有的永安财险2.52%和0.75%股份,先后转让给陕国投,后者正是陕西省国资委旗下国企。

  年内两次增持,使得陕国投持股集中度再次提升,达到5.56%,跻身永安财险前五大股东之一。

  而来自央企中航工业集团旗下的西安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也曾两度挂牌,希望出售持有的永安财险0.38%股份,但至今尚未成功。

  前路如何走?

  作为陕西本土险企“独苗”,永安财险一举一动格外引人关注。但这样的区域格局,曾经险些被打破。

  2016年3月9日,国际医学晚间公告,其拟以自有资金2亿元,并联合其他8家公司发起设立君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布局金融板块。但此后,该事的进程一直踌躇不前。

  十年间,陕西省的原保险保费收入从2010年的333.8亿元,升至1102.7亿元。

  目前,陕西省保险省级分公司数量已达到67家,其中财产险公司31家,人身险公司36家,但这其中多数是头部保险公司在陕的分公司。

  

瞒报1800多笔虚假关联交易,永安保险怎么了? 第3张


  图片来源〡视觉中国

  实际上,在马太效应愈发明显的财险市场,前十大保险公司拿走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中小险企面临僧多肉少的局面。对于后者,如何找准定位,实现突围并非易事。

  作为本地险企,研究当地的用户需求,进行区域定制化产品,则显得更有意义。

  去年,蜗牛保险发布国内首份重疾险用户“画像”,其中重疾险用户分布TOP10城市分别是北京、广州、上海、深圳、武汉、杭州、成都、合肥、西安、东莞,西安位列第九。

  足见,在重疾险业务中,陕西还算是一片沃土。

  当然这样的区域色彩,还有待更多的“有心人”来挖掘,以实现新的业务增长极。

  内诚于心,外信于人。保险,作为对冲人生风险的保障机制,规划人生财务的有效工具,必须是稳妥而且可靠的。经营保险的企业,自然也要信守承诺、值得信赖。

  在保险业愈发趋向市场化竞争的大背景之下,如果公司内部风控跟不上、违规事项接连发生、公司声誉屡屡受损,用户选择“用脚投票”,也或是早晚的事……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