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保险新闻

新年首月车险保费收入同比下降近13% 财险公司将从两方面寻求突围

  中国保险网3月12日讯 2020年9月19日,保险界欢呼雀跃。经过艰苦奋斗,车险综合改革终于正式实施。在各大媒体的热情洋溢的宣传中,各种各样的声音呼吁“量不涨价”。收费改革后,有些人发现他们的车险不是降了,而是涨了。一些乐观的车主开玩笑说,他们已经“改变了孤独感”。总的来说,这次综合改革的中心目标和措施是让消费者在价格和风险责任的基础上受益。因此,换言之,“价格与风险更匹配”,那么不同车型的保费自然会涨跌——风险系数低的车型很可能面临降价;风险系数高的车型很可能面临涨价,最终目标是实现公平公正的市场。

  “靠车险吃饭的保险公司,今后经营可能会越来越难。”有业内人士如此感叹。银保监会日前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今年1月,车险保费收入741亿元,较2020年同期下降近13%,车险在财险行业保费占比已不足50%。车险综合改革后行业出现“阵痛期”,业内人士称,不少财险公司开始寻求突围,一方面在竞争激烈的车险市场拼创新,另一方面是在非车险领域寻机会。

  车险保费负增长

  银保监会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保险业原保险保费收入达1.01万亿元,同比增长11.16%。财险公司原保险保费收入1579亿元,同比仅增长0.13%。机动车辆保险和保证保险是财险各个细分领域中仅有的两个保费负增长且降幅为双位数的领域。其中,机动车辆保险即车险保费同比下降12.82%。从份额来看,车险在财险公司保费占比已不足50%,仅占比46.93%,较为罕见。2017年以前,车险在财险行业的份额占比曾多年保持在70%以上,是财险公司竞相争抢的“香饽饽”。

  有分析人士表示,这组最新数据直接反映了车险综改实施后财险公司经历的阵痛。2020年9月车险综改正式落地后的三个月中,车险单月保费曾接连下滑。2020年的利润数据显示,全年车险承保利润为79.57亿元,同比下滑23.2%。

  也有分析人士称,1月车险保费大幅下滑,更多是财险公司2020年四季度车险策略的延伸,预计2月保费增速将得到改善,但增幅或仍是负值。预计车险综改的效果会在2021年逐渐显现,整个车险市场将会面临更大经营压力。

  两条突围之路

  面对愈发激烈的市场竞争与不可避免的负增长,财险公司如何突围?

  “车险综改开始实施还只是发令枪响,在后续的车险赛道上,保险公司的较量将更加激烈,而竞争归根结底将聚焦在创新上。”瑞士再保险中国总裁陈东辉曾表示。

  国泰君安分析师指出,大型险企得益于较强的直销直控渠道建设能力及议价能力,将获得更大的费用优势,预计在赔付率长期向上的背景下依然实现承保盈利。中小险企寻求特色化发展路线,一是在车险领域探索创新产品,二是聚焦某个非车险细分市场,基于自身特点实现差异化发展。

  在车险领域发力创新是突围路径之一。根据此前监管要求,到2022年,车险行业达到80%以上的线上化率指标。有分析称,车险线上化、数字化,已成为行业寻找车险下一个增长点的共识,谁能在行业普遍实现80%以上的线上化率前,抓住这一波用户流量转化的红利,谁就有可能领跑未来车险赛道。

  调整业务结构,加速深耕非车险领域也是诸多险企的努力方向。尤其是经营压力更为明显的中小险企,在个人家庭保险业务、责任险和农险业务等领域寻找发展空间或许也是一条出路。如人保财险曾透露,车险业务未来确实会有“天花板”,公司将更多地发展非车险业务,包括健康险、责任险等非车险领域。

  不过,业内人士也提醒,在向非车险领域转型过程中,财险公司需要磨练出经营非车险业务的“金刚钻”,全面提升经营、风控等能力。

  没有不合适的顾客,只有不合适的价格。价格总是与风险相匹配的。综合来看,车险综合改革后,究竟是车险保费大幅下降、新车折扣要求接近旧车等导致保费下降的因素,还是风险扩张保费上升的因素,如随着车辆等级提高到30级,交通强制保险限额翻番,商业保险免责条款大幅减少,本质上都是为了保障消费,投资者权益的根本目的是让价格更符合风险,弱化低风险客户对高风险客户的定向补贴。“降价、增保、提质”作为监管指引,是针对全国广大消费者从大数定律的角度提出的。个别地区个体消费者的差异,并不是对车险综合改革核心目标的否定,而是改革过程中拨乱反正的结果。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