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五险一金 » 生育保险

做6次试管婴儿40万!民盟中央建议纳入医保,专家称应归生育保险

  “那绝对是福音!我做了6次试管婴儿花了40多万。”3月1日,当听说有政协委员提议医保或生育保险可加以引导补贴,助力不育夫妇尽早通过医学途径完成生育,“求子”多年的广州岑女士喜出望外对时代财经说道。

  2月27日,民盟中央公布了拟向全国政协提交的46件提案,其中一件名为《关于构建国家生殖安全体系》的提案,针对近年来适龄人群不孕不育发生率的上升态势以及部分城市中产因试管婴儿返贫的现象,建议“可以把生殖健康服务中的医疗服务费用纳入医保报销范围,或将基本的辅助生育费用纳入生育保险范畴,或通过财政补贴降低试管婴儿费用。”

  消息一出,资本市场也溅起了水花。提案公布后首个交易日,3月1日开盘,辅助生殖概念股拉升走高,康芝药业、国际医学涨超5%,昌红科技、麦迪科技、悦心健康、长春高新、汉商集团、景峰医药等纷纷跟涨。截止收盘,康芝药业涨3.16%,国际医学涨4.75%。3月2日早盘康芝药业延续小幅的涨势。

  对于民盟中央的提案,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学院保险学系教授朱铭来3月1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这一提案是合理的。当前人口下滑的趋势比较严重,医保、社保等相关政策需要尽量减少在生育过程当中的各种风险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3月1日起我国全面执行2020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其中7种罕见病治疗药物被纳入了国家医保目录。因循着药品被纳入医保名录的路径,朱铭来建议,“把医疗项目以及用药纳入医保范围之前,需要进行合理的费用测算。并不一定需要医保全面保障或者完全承担辅助生育项目的全部医疗费用,而是根据各地的医保基金的情况量力而行。”

  

做6次试管婴儿40万!民盟中央建议纳入医保,专家称应归生育保险 第1张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不孕不育率持续上涨

  据悉,民盟中央《关于构建国家生殖安全体系》提案里面提到的辅助生殖技术指采用医疗辅助手段使不育夫妇妊娠的技术,包括人工授精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及其衍生技术两大类。目前比较流行的辅助生殖技术包括试管婴儿、冷冻卵子等。

  民盟中央在提案中提供了一组触目惊心的数据:“20世纪80年代末期,适龄人群不孕不育发生率约为2%-5%,而近年来平均发生率上升到12%-15%,即每8对夫妇中就有一对罹患不孕不育。2018年,我国人口出生率仅为10.94‰,创21世纪新低。”

  另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2012-2018年期间,我国的不孕不育人数迅速从4000万大关上升到5000万大关,整体的不孕不育率上涨到了16.00%水平。2019年,我国的不孕不育率约在16.40%左右。这意味着,近年来我国的不孕不育率上涨幅度加快。

  这些冰冷冷的统计数据下,是一个个渴望孩子到来的家庭。广州岑女士备受不孕不育困扰多年,从最初求神拜佛,到中药调理,支付巨额的“号贩子”的挂号费、中药费等,再走上寻找名医做试管婴儿的道路。岑女士算了一笔账,她在“求子”路上花费接近80万,甚至曾经绝望地与丈夫商量卖房代孕。

  岑女士告诉时代财经,她是到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做的试管婴儿,所有花费都是自费。从促排到取卵一系列流程走下来,做一次试管婴儿大约花费4.5万元。如果走VIP流程,一次12万元。过去这几年,岑女士一共做过6次试管婴儿,其中4次是普通流程、两次是VIP服务,合共花费超40万。

  提案里面提到,“不育症治疗周期长、费用高,却属于全自费医疗服务,不能纳入基本医疗保障的报销范围。家庭经济困难的患者无力承担巨额医疗费用,即使一些城市中产阶层也有因试管婴儿返贫现象”,岑女士认为毫不夸张。

  岑女士告诉时代财经,可能不是百分之百报销,但只要有些许帮助,对于不孕不育的人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福音。“因为很多家庭是很难承受得起的。”

  “这是一条很漫长的路,很多人尝试了一次,失败了就没办法继续尝试,因为很难坚持,毕竟需要不断资金投入,也要继续上班维持生计。”

  可行性有多大?

  “如果你看到无法孕育宝宝父母的眼神,如果你能听到他们求子之路的心酸口述,如果你能看到失独父母的绝望,那么,将生殖服务的部分药物、医疗服务纳入医保,就是维系民生的桥梁与纽带。”关于民盟中央这一提案,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医学副教授孙海舒对时代财经表示支持。

  孙海舒还对时代财经分析其可行性,“中医药在治疗不孕不育当中占有很重要的比例。中医药饮片和针灸已经在医保内,但是还有很大一部分检查、化验等不在医保范围内。解决上述问题,也不能仅凭热情,背后还有一序列数据,决策等的支撑。”

  人口与未来网主编何亚福也对时代财经表示赞成,但估计在近期实现的可能性不大。

  何亚福指出,目前财政等方面时机不成熟。去年全国“两会”上,安徽代表团人大代表张宏妹就曾提出“将辅助生育诊疗费用纳入医保的建议”。国家医保局去年9月22日就做出答复,答复的依据是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等部委制定的《关于印发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诊疗项目管理、医疗服务设施范围和支付标准意见的通知》。

  医保局答复称:“主要是考虑到我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增长较快但整体水平仍然不高,社会经济承受能力有限,基本医疗保险筹资水平特别是城乡居民医保的筹资水平较低,2019年人均筹资仅800元左右。从现阶段医保制度整体发展状况、群众疾病治疗需求以及医疗保险基金筹资水平和抗风险能力来看,当前基本医疗保险制度主要还是立足于为群众提供基本疾病治疗保障,着力满足群众基本医疗需求。目前尚不具备将辅助生殖技术纳入基本医疗保险支付范围的条件”

  鉴于人均筹资以及财政的压力,长期关注人口现状的江南研究院研究员潘敏对时代财经分析,辅助生殖不可能纳入医保,和生育相关的费用包括自然生育产检和分娩的医疗费用在公立医院都不能走医保,但可以用生育保险报销和有生育津贴。

  据公开资料,2016年,生育保险基金赤字9亿元,2017年基金赤字101亿元,连续两年收不抵支。为了缓解二孩政策对生育保险基金的影响,我国启动了生育保险制度的大改革,即推进生育保险和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合并实施试点工作。两险合并实施之后的2018年,生育保险基金当年结存19亿元。目前,生育保险基金运行平稳。

  “为了鼓励生育对对不孕不育的人群给予辅助生殖补贴是可行的,但是通过医保支付不太符合医保的保障目的。”潘敏指出。

  政策落地需经过测算

  南开大学卫生经济与医疗保障研究中心成立十多年以来,承接多个国家卫健委、国家医疗保障局等国家机构委托的课题。该中心主任朱铭来专门从事养老与医疗保障、保险经济学等研究,他对时代财经分析,从人口出生率下滑的大背景出发,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提案。朱铭来也认同,若是未来辅助生育手段能得到相关补贴,应该归生育保险的范围。

  至于辅助生育手段什么时候能纳入生育保险?朱铭来分析,按照以往的经验,如果没有事前给公众做相关的医疗项目或药物的知识普及,相关的社保或医保项目是很难开展的。“医保、社保等主要是起到保基本的作用,并且向社会公众传达信息,增加大家对保障内容的认知度。”

  3月1日,2020年医保目录正式落地执行,一批好药、创新药开始惠及更多患者,其中不乏罕见病药。回顾近两年,医保目录调整过程中,罕见病患者的用药需求在医保中如何得到保障,创新药的过早纳入是否会给医保带来风险等话题,也一直被行业内外所关注。

  除了凝聚社会共识意外,朱铭来提到,决策需要进行一系列数据收集和测算进行决策。由于医保基金以及财政有限,若提案能够落地也并不意味着生育保险或医疗保险100%承担生殖辅助的费用,而只是承担其中一部分,例如报销40%-50%,剩下的可以通过商业保险或者通过其他补充性质的保障。

  “需要了解每年在没有保险的情况下,需要这项服务的人大概占人口的比重、平均费用,以及如果将来纳入社保,对社保基金的压力……制定相关政策之前,都需要有一个科学的测算。”朱铭来指出。

  把药物纳入医保也曾经历相关的测算工作。近日医保药物经济学测算专家组组长刘国恩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透露,在医保目录调整过程中,药物经济学主要考评申报药品与对照药品在临床效果、副作用和药物综合费用这三方面的差异。因为药物经济学是以证据为基础,对现有药物进行横向成本效益比较分析的工具。结合临床经验、药物学经验等,判断是否推荐该申报药品入选,如果入选,推荐价格应该是多少。

  此外,朱铭来还提到,由于各地的医保基金结余情况不尽相同,地方政府还可以根据各地的医保基金的情况量力而行,因城施策。

  据国家医保局公开资料,在浙江、陕西等地是通过设置公益基金等方式,对“失独家庭”等特殊群体接受辅助生殖技术服务予以适当补贴。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