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保险新闻

市值蒸发6000多亿的中国平安,还能赢得资本信任吗?

2021年08月24日70百度已收录

文|AI财经社 亓宁

编辑|孙月

7月15日晚间,中国平安公布了今年上半年的成绩单,保费收入4222亿元,比去年同期的4452亿元略降了5%。

但这对于自成立以来就一路狂奔的中国平安来说,极其罕见。

按照银保监会公布的行业数据,今年上半年保险行业总体保费保持了5%以上的正增长。也就是说,中国平安正在逆势下行,这对于做惯了“领头羊”的中国平安来说,显然是一件“异常事件”。

市场毫无悬念地对其用脚投票。7月16日,中国平安A股股价下跌了0.47%,报收59.70元。而实际上,从去年12月1日93.22元/股的高点计算,截至7月16日收盘,中国平安股价已经跌去了35%,总市值蒸发了6000多亿元。剔除前十大股东58.9%的持股,平均到每个散户身上,浮亏高达25万元。

屋漏偏逢连阴雨,在股价一路下滑的同时,中国平安还遭到了大股东的减持,连对其长期看好的私募也挥手而去。这家曾经被市场一致看好的金融巨头,似乎正在失去资本的信任。

市值蒸发6000多亿的中国平安,还能赢得资本信任吗? 第1张

“铁粉”转身离去

在上交所投资者互动平台上,针对中国平安的提问戾气也很重。

“请问平安管理层有没有KPI指标,平安新增保单同比持续下降,5月份竟然下降了40%(注:数据描述有误差),难道没有KPI指标吗?如果有KPI指标是否需要降薪并扣除指标呢?平安对代理人考核严格,是否对管理层也需要采取淘汰机制?”

提出这个问题的网友取名为“马明哲的信任”,但他提到的这个数字却让投资者对马明哲的信任打了问号。早在7月9日,中国平安的股价就已跌破60元,7月14日更是触及57.78元的新低,创下了2015年股灾以来最大的一次跌幅,比2018年回调更深。

对于散户的问题,中国平安的董秘在平台上总是很“耐心”地解答,包括有人建议公司“破产清算”,董秘也不回避。

作为传统蓝筹股的代表,部分头部的“银地保”上市公司曾经被很多投资者当作长期持有的标的,中国平安更是依靠多个概念支撑获得了资本的持续青睐。但这一次“被套”,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料。

对于这家A+H两地上市的万亿龙头,最难“搞定”的可能不是股吧里的散户,而是那些手握重金的专业投资人,随便一点动作就会带来市场极大的恐慌。

近日,私募大佬、深圳同威投资管理公司创始人李驰清仓减持中国平安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作为中国平安的“十年铁粉”,李驰对平安的青睐与但斌偏爱茅台、林园偏爱医药一样,江湖人称“但茅台、林医药、李平安”。即使是在中国平安因投资富通失利、股价跌到个位数的2008年,李驰也力挺中国平安,此后一直长期坚定地持有中国平安。

李驰在微博上给出的减持理由是:我任何场合都没有提过终身持有一词,任何买进的股票,我都是准备卖的。在中国平安成为主流基金的标配时,将践行“人多的地方不要去”的观点。

早在6月16日,中国平安最大的单一股东卜蜂集团宣布减持约1.83亿股,套现了接近140亿元。在此之前,卜蜂集团持有中国平安7.85%的H股,减持后持股比例将降至6.85%。今年1月份的一份公告显示,卜蜂集团从去年的3月1日到12月31日已经减持了2.2亿股H股,加起来累计回笼资金已有近290亿元。

而回看中国平安港股的股价,也已经从今年年初的101.929港元跌到了70港元左右。就在5月份,全球最大的中国股票基金——瑞银(卢森堡)中国精选股票(美元)也减仓了中国平安的港股股票,不过仍为该基金的前十大重仓股。

机构持仓数据显示,去年年末持有中国平安A股股票的1937只基金中,至少有940多家在一季度进行了清仓减持。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要求中国平安通过回购股票安抚中小股东的声音越来越多,还有一批人已经被伤透了心,干脆给这只“过气明星股”私下起了一个“亲切”的新称呼:ST平安。

还是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有人希望中国平安能披露一份好看的中报预告,以便“安抚”一下投资者的情绪,但董秘只是很礼貌地回复,公司会在8月26日公布半年报。有投资人士对AI财经社分析,二季度数据的披露将是一个重要节点,这关系到大家对公司未来的信心,“希望是‘利空出尽’,触底反弹”。

寿险改革阵痛

不少投资人对AI财经社分析,目前市场对中国平安最大的担忧来自寿险业务,这也是对公司利润贡献最大的业务板块。李驰曾经也表示:平安的保费收入趋势一天不停止增长,平安的投资价值就一天没有结束。

2021年前5个月,中国平安合计实现保费收入3610.8亿元,同比下降了5.66%,这是公司今年以来第5个月出现负增长。而单看5月数据,个险新增保单只有72.8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三成还多。这也成为投资者在互动平台上“发难”的主要原因。

市值蒸发6000多亿的中国平安,还能赢得资本信任吗? 第2张

如今在互动平台上,还是不断有投资者提问:公司的寿险改革什么时候见效?对此,目前董秘的回答还只能是:感谢您的关注。

2019年底,中国平安正式成立了寿险改革领导小组,由马明哲亲自担任组长。平安人寿对外喊出的目标是,打造高质量、高产能、高收入的“三高”代理人,压降到百万代理人的规模,以此来实现提质增效。

这样做的原因是,长期以来平安严重依赖人海战术,并为此付出了高昂的代价,2014年-2019年,中国平安的佣金支出占已赚保费的比例,远远超过了中国人寿(11.56%)、太保人寿(14.87%)、新华人寿(11.64%),比例高达17.03%。

2019年,平安人寿代理人数量从130多万降到了120万以下,2020年个险代理人就到了102万,今年一季度则降到了98.57万人。

但现实结果却是,只见人员在减少,却不见保费规模增加。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代理人是影响保险公司业绩最核心的因素,此前一直在致力于做大代理人队伍的中国平安,想要从“人海战术”的外延式增长转变为内生式增长,恐怕会更艰难。

更令中国平安尴尬的是,公司改革后着力打造的“三高”代理人队伍,产能明显下降。年报数据显示,其2020年代理人人均新业务价值同比下滑了28.4%,整个代理人渠道的新业务价值只有429.13亿 元,同比下降了37.1%。

在今年2月4日的2020年度业绩发布会上,中国平安联席首席执行官陈心颖称,此次寿险改革是公司在过去30年中做过的最广、最复杂、最深的改革,今年新业务价值应该会有正增长。但同时也向外界说明——要看到寿险板块改革的全部效果需要等到2022年。

平安的问题不只出现在寿险。以今年前5月保费数据为例,除了平安人寿下滑4.2%之外,平安财险和平安养老两家子公司也分别同比下降了8.8%、14.4%。去年,一直被看作有“冲业绩”色彩的退保金项目,也在中国平安账面上出现了明显增长,从2019年的266.61亿元增长到了369.14亿元,退保率从1.4%攀升到了1.7%。

在黑猫投诉上,搜索平安+保险可以得到18260条结果,退保、理赔是主要诉求。这说明随着寿险改革的推进,中国平安正在面临服务质量下滑的囧境。

投资踩坑

中国平安的“盘子”大众所周知,现在马明哲需要处理的问题也不仅仅是保险业务。

就在最近,中国平安一起地产收购案又引起市场热议——斥资330亿元从凯德集团接手6个来福士项目,而出资的正是平安人寿,后者刚刚以370.5亿元—507.5亿元对价揽下了方正集团破产重整的“烂摊子”,将以此受让新方正集团51.1%-70%股权,并主导重整。

尽管作为曾经最优质的校办企业之一,方正集团旗下不乏包括北大资源、方正科技、中国高科、方正控股、方正证券、北大医药等优质资产,但如今环境生变,中国平安能否通过获得最为稀缺且前沿的实体医院资源,实现“保险+医疗”的未来布局,又能否妥善解决方正证券和平安证券的同业竞争问题,才是资本市场最想要的答案。

而对于来福士的投资,目前尚难定论,但中国平安对昔日“环京楼王”华夏幸福的540亿元风险敞口还待解,仅在今年一季度就有百亿净利润影响。而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开发经验的中国平安早已“悄悄”成为国内13家头部地产公司的主要股东。

尽管过去的资产配置收益已经证明了它在地产上的投资“天赋”,但在“房住不炒”进入空前严苛的时期,在各家险资从房企撤退的时候,商业地产的回报率已经很难预测,这家“中国最大隐形地产商”要如何收尾呢?

作为国内唯一一家民营的全牌照金融业务企业,不管是陆金所、金融壹账通,还是平安好医生、汽车之家、平安医保科技,中国平安对科技与互联网的布局一直备受争议。投资者需要担心的是,中国平安要实现“金融科技帝国”的梦想,在监管趋严的背景下,是否也会受到更加严厉的监管?

市值蒸发6000多亿的中国平安,还能赢得资本信任吗? 第3张

高管动荡之困

已经66岁的马明哲,还被投资者担忧着接班人问题。而在此前,一批在平安集团担任要职并被认为有可能接班的高管却纷纷选择离职。

2020年3月,平安集团宣布任汇川因个人身体原因辞去平安集团执行董事、副董事长职务。任汇川于1992年加入平安,在平安产险、平安信托和集团等多个岗位上担任管理职务,先后出任集团副总经理、总经理、副董事长。

任汇川主导并经历过中国平安港股、A股的上市,参与平安银行的收购兼并工作等重要事项,被外界视为平安集团的“太子”、马明哲的接班人。

而在2019年11月22日,平安集团另一重要干将李源祥辞去公司执行董事、联席首席执行官、常务副总经理及首席保险业务执行官职务。李源祥离开平安出任友邦保险首席执行官,获得的年度总薪酬高达702.53万美元,约合4551万元人民币。其2018年在中国平安的税前年薪,为1457.88万元。

去年11月,一直被外界视为平安寿险业务最佳“接班人”之一的平安人寿副董事长毛伟标离职,之后加盟京东集团负责寿险相关业务,继李源祥之后平安再失一位“大将”。

对于高管离职,马明哲曾表示,“平安对市场上输出了很多(人才),如果市场可以给出很好的价格,我觉得我们应该让他们去。后面还会有人上来,平安的人才梯队是很强的。我们有句话叫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平安的构建在任何一个岗位上都有很好的梯队,而不是依靠任何一个个人。像我个人对平安的作用是越来越小,甚至可以忽略不计。”

但这更多被认为是马明哲的自谦之辞。业界普遍认为,马明哲作为平安集团创始人和掌舵人,一手打造出横跨保险、银行、投资等金融业务的多元综合金融服务集团,马明哲与平安集团已经密不可分。

就在2020年7月,马明哲辞去了公司CEO职务。今年3月25日,中国平安发布第十二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公告,选举马明哲继续出任中国平安第十二届董事会董事长。

掌舵33年之后,外部环境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曾带领平安高速发展的“老司机”马明哲,会让市场再次相信这位老将的眼光和能力吗?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