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保险新闻

平安保险互联网转型频频受挫,为什么不直接收购慧择?

2021年08月24日50百度已收录

早上大跌,大富翁非常高兴。我的长江电力、中国建筑、华侨城、融创都在飞,早上九点三十一还加仓了,已经发了实盘。

这个加仓是昨天已经公布过的,知行合一,说加就加。

平安保险互联网转型频频受挫,为什么不直接收购慧择? 第1张

从2020年10月26日以100万盘面资金建仓的百万实盘,坚持公开操作,最新的百万实盘如下:

平安保险互联网转型频频受挫,为什么不直接收购慧择? 第2张

开始讲整体。

这几年中国平安可谓命运多舛,在诸多质疑中,互联网保险对传统保险公司的冲击最受关注。作为平安保险的一名纳米股东,我非常正式地强烈建议马明哲董事长收购慧择,这恐怕是平安转型互联网保险的唯一战略选择了。慧择的董事长也姓马,没准商量起来更容易。

全程回顾平安的互联网保险业务,启动不可谓不早、决心不可谓不坚决、投入不可谓不大,但也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早在2000年,平安就推出年后才问世,更罔论互联网商业基础设施。

那时保险业竞争和发展的核心要素是代理人队伍,平安正是这一商业模式的成功典范。时间转眼到2012年,平安财险在电销车险大获成功的基础上,推出网销车险,被内部认为将是车险市场下一个“大杀器”,车险的网电结合模式也一直做得风生水起,但寿险网销业务一直没有亮点。

2015年,随着线上支付的成熟和普及,互联网保险进入爆发阶段,平安人寿也模仿车险模式,建立起了类似的网电销模式,但伴随着巨大的资金投入,其经营结果一直不能使管理层满意。

平安保险互联网转型频频受挫,为什么不直接收购慧择? 第3张

据我了解,平安互联网寿险业务核心客群是三四线城市居民、以教育金为主力产品、转化率仅千分之一,这与慧择以一二线城市、年轻中产家庭的核心客群也完全不同,也与平安个险渠道的优势在一二线中心城市的特点差异巨大。

平安人寿在2017年成立专门的互联网事业部,但其基于代理人贡献流量的模式,让代理人缺乏线上销售的热情。很多代理人认为这是公司要通过互联网把代理人的客户“无偿”转移到公司手里,因此有很大抵触情绪。2019年伴随平安人寿整体改革工程的推进,平安互联网事业部解散。

2020年,汽车之家董事长陆敏调任平安人寿任董事长,携汽车之家成功之势,大胆聘请原唯品会副总裁黄红英任首席营销官,投入巨大资源打造豹尔资讯平台,亲自下场开展直播带货,同时对于分公司干部队伍也是大刀阔斧地改造,据媒体统计,2020年内就有近一半分公司的一二把手变动,大有不换思想就换人的魄力。

但激进的变革还是触发了传统势力,代理人快速脱落,总分机构中后线部门也是人心动荡,基层骨干谋求离职之人不在少数。伴随着平安在2020年与国寿的竞争中落后,内部对这场变革的质疑之声四起,影响了企业内部的凝聚力。最终在2020年12月,陆敏被迫退休,为这场变革画上了不知道是句号还是逗号。

平安保险互联网转型频频受挫,为什么不直接收购慧择? 第4张

平安内部并非不知道寿险公司框架内做互联网转型的阻力和难度,集团也在用其他方式探索互联网保险的转型路径。平安壹账通曾经在2017年和慧择开展过合作,通过系统对接的方式,将慧择上的非平安产品接入壹账通平台。结果该行为遭到代理人的强烈反弹,据说有代理人直接找到了马明哲董事长投诉。迫于压力,系统仅上线一天即被下线,还有两名与此事相关的A类干部被调岗处理。

2019年,有消息爆出平安谋求设立专业的互联网寿险公司。80后的毛伟标任平安人寿副董事长,专门负责筹建事宜。但银保监会迟迟不见表态,有消息说表面上是以不符合同一股东一参一控的政策,实际上是监管不认可专业互联网保险公司的产业价值。最终,以毛伟标的离职,标志着平安设立专业互联网寿险公司策略的失败。

从平安人寿乃至集团多次对互联网保险的转型尝试来看,平安作为一家战略引领型的优秀企业,其对互联网保险的认识极其犀利,但无奈传统势力和股价压力使它无法自己革自己的命。过往的成功最终成为变革的桎梏,正如胶卷时代的巨无霸柯达正是数码照相技术的第一个发明者(巧的是,平安也正是中国互联网保险的开创者,不知这是否是成功者的宿命)。

忘了在什么时候,看过一篇保险股评,有一条评论说:平安转型线上还不如把慧择给收购了。当时看到还当是一种笑谈,但如果仔细研究其实不难发现,其实除了自建,收购外部成熟机构实现转型也未必不是一条可行之路。

平安不缺钱,不缺人才,不缺产品,可以说是全面领先,不惧怕现有的任何挑战。所以,为长远计,我们就要看未来。我觉得唯一能对平安造成威胁的就是互联网保险了。

既然自己做不好,直接收购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然后赋能,这不是挺好的嘛,阿里、腾讯都是这么干的,把一切可能的威胁扼杀在摇篮中。

平安保险互联网转型频频受挫,为什么不直接收购慧择? 第5张

在欧美国家,传统保险企业早已形成“(产融合作的)产业基金投资外部创业企业——创业企业成长成熟——保险公司收购——产业基金退出”的成熟模式。2019年9月,保德信以23.5亿美元+额外附条件的11.5亿美元收购当年成立仅3年半的互联网保险中介平台Assurance IQ,对行业造成不小的震动。该平台的商业模式和运营方式与慧择极为相似,均是以互联网化运营为基础结合在线顾问为补充,经营多家保险公司的长期保险产品,非常具有跨国案例对标的价值。

内有多次转型受挫经验在前,外有成熟收购案例在后,平安真的可以考虑对慧择的收购。特别是目前慧择才6亿美金,比AssuranceIQ从业务价值和平台价值都更高,价格却更低。

6亿美元,对平安真的是九牛一毛,却能起到战略支点的作用,为什么不干?

其他的互联网保险公司都是名花有主,要不背靠阿里,要不投奔腾讯,要不不成气候,根本无法对保险业整体,对平安有实质性威胁。

收购慧择,直接赋能,减少一个可能的致命对手,还能补足短板,就算最后证明这个对手是伪命题,但是借道慧择网,参与互联网大战,敲打敲打阿里腾讯也是极好的。

区区六亿美金,马明哲董事长,真的不考虑下吗?——一个关心平安未来的纳米股东敬上。

我的微信公众号:股海沉思,欢迎关注,一起聊投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