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保险新闻

律师质疑电话车险定价 平安保险拒不回复(转载)

2021年08月26日40百度已收录

律师李滨自今年3月1日公开质疑平安电话车险优惠真相以来,引起媒体和社会公众强烈关注,连代言人葛优也受其牵连,被公开担忧其“诚信代言人”的荣誉名不副实!至今,平安一直没有给予公开回应。昨日,李滨再次致信权威保险投诉网站——世纪保网,要求平安保险公司公开回应电话车险优惠质疑,满足400万电话车险消费者的知情权。

    李滨:平安不回应车险如何定价

    李滨称,其所有的登记时间为2004年10月28日的家庭自用广州本田雅阁车(品牌型号为HG7240)已使用6年多,目前市场上相同配置的雅阁八代的市场价也就20万元。在二手车市场上,该车辆也就值10万元左右,人保财产保险公司确定该车辆的实际价值为12.3696万元,但还是可以接受的。

    李滨强调,平安电话车险对于价值10万元左右的车辆按照27.87万元为计价依据收取车辆损失险的保险费,这是任何注意到这个问题的电话车险保险消费者都要问个为什么的问题。在向黑龙江省消费者协会投诉前,李滨律师曾多次要求平安保险公司说明27.87万元确定的依据,均未获得明确答复。无奈,投诉到消协。

    平安:车险定价是系统自动生成

    李滨称,在消费者协会,平安保险公司一位副总经理和车险部经理对于投诉的第一项请求,即要求说明车损险中27.87万元新车购置价的确定依据还是拒不明确说明。平安保险公司一再解释说,27.87万元新车购置价是平安电脑系统根据投保人提供的车辆型号自动生成的;而平安电脑系统上述自动生成的承保价格的数据是由权威的第三方提供的;权威的第三方所采集的车辆价格是实时的,平安保险公司获取上述数据是要支付费用的。

    而世纪保网根据平安电话车险公开资料发现,平安电话车险对新车购置价的解释是:指本保险合同签订地购置与保险车辆同类型新车(含车辆购置税)的价格,无同类型新车市场销售价格的,由被保险人与保险人协商确定。

    律师:平安有义务公开说明

    对平安在消协给予的解释,李滨不予认同。他认为,平安保险公司是合同的主体,其有义务说明作为收取保险费依据的27.87万元的确定依据,而不能够以第三方提供为由拒绝说明,或是推到所谓的第三方;既然平安保险公司是向第三方所谓的权威机构支付费用后取得27.87万元新车购置价的实时数据的,那么平安保险公司要求所谓的权威第三方提供实时数据应该是“轻而易举”并不困难的事情;难道所谓的权威第三方“取得实时数据”的说法另有隐情?

    李滨说,平安保险公司对于投诉人要求说明车损险中27.87万元新车购置价的确定依据的第一项投诉请求没有提出任何可以不提供的理由,而事实上平安保险公司又确实拒不提供。黑龙江省消费者协会认为,“双方分歧较大,经黑龙江省消费者协会多次调解未能达成和解”,决定终止调解,建议通过其它法定途径解决。

    链接:葛优获“诚信代言人”被质疑

    有着良好形象的葛优,因其代言平安电话车险也被遭受质疑。天天新报特约评论员吴为忠在解放牛网发表专栏文章指出:葛优获得“诚信代言人”不由使我想起了“亿霖虚假代言”。这几年,随着人气的不断提升,明星广告代言费也水涨船高,但是,由于缺乏诚信度,虚假广告也不断被曝光,对于明星代言的真实性,消费者处于一种怀疑的态度。

    吴为忠指出:由此,我们就不难理解葛优获得“诚信代言人奖”后感到“意外”的表态。前车之覆,后车之鉴,葛优为亿霖集团公司收购林地代言广告一事,引起舆论一片哗然,尽管他事后表示,说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接拍这则代言广告的,但是,对葛优的公众形象造成了巨大的伤害。最近,葛优为平安车险的代言又陷入了一场“纠纷”,据报道,知名保险律师李滨告诉权威保险网站——世纪保网,在他购买平安电话车险后,发现价格并不如葛优在广告中所说的“优惠15%”。最近却准备约谈葛优,如若不成,不排除起诉葛优。

    吴为忠最后表示:窃以为,葛优的“意外”有点“名不副实”,“受之有愧”的难言之隐。现在有了“诚信代言人”的光环,令人担心的是,在以后的代言中究竟还会不会发生“亿霖”的“不知情”?葛优要慎之又慎。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