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保险新闻

保险直击|阳光人寿再接罚单,业绩波动如何破局?

2021年08月28日50百度已收录

保险直击|阳光人寿再接罚单,业绩波动如何破局? 第1张

阳光人寿在健康生态方面“起个大早,赶了晚集”。

撰文/郜融莲

出品/每日财报

作为成立近15年的老牌保险公司,阳光人寿在老三家和非上市寿险龙头泰康的光芒笼罩下显得存在感颇低。

近日,阳光人寿再次被银保监会处罚,这已经是今年的第7张罚单了。值得注意的是,今年2月,阳光人寿多家分支公司被人民银行石家庄分行合计处以480万元的罚款。近年来,阳光人寿还多次因拒绝理赔问题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

频接多方罚单,多次拒绝理赔

根据银保监会大连银保监局公开的处罚信息显示,阳光人寿大连分公司因虚列银保渠道佣金,委托未取得合法资质的机构从事保险销售活动,被处罚款40万元。

保险直击|阳光人寿再接罚单,业绩波动如何破局? 第2张

除对公司进行罚款之外,大连银保监局还对此次违法行为的直接责任人进行了处罚。阳光人寿大连分公司员工李晨对上述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被警告并处罚款7万元;康宁对上述违法行为负有直接管理责任,此外,康宁还对阳光人寿大连分公司存在委托未取得合法资质的机构从事保险销售活动的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被警告并处罚款8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是阳光人寿今年第一次被罚了,据不完全统计,今年阳光人寿便收到了来自银保监会的7张罚单。

保险直击|阳光人寿再接罚单,业绩波动如何破局? 第3张

此外,在今年2月份阳光人寿的8个分支公司合计被中国人民银行石家庄支行罚没480万元,且这些分支公司的违法行为都是“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

保险直击|阳光人寿再接罚单,业绩波动如何破局? 第4张

除被监管处罚外,关于阳光人寿的“丑闻”也并不少。其中以理赔为关键词搜索可以发现,近年来阳光人寿在这一方面也有不少出圈的新闻。

例如,2018年11月1日,梁女士在阳光人寿处为郑先生投保一份保险。根据保险合同约定,如被保险人身故,阳光人寿应赔付身故保险金15万元。

2019年9月9日,郑先生工作中因硫化氢中毒死亡,可阳光人寿却拒绝理赔。阳光人寿表示,梁女士在投保时,被保险人的职业填写的是杂货商,然而经公司调查发现,被保人实际职业为农民,死亡原因则是出海打渔时吸入有毒气体晕厥后抢救无效死亡,而海员是阳光人寿拒保职业类别。

后经法院判决,阳光人寿河南分公司赔付梁女士保险金15万元。

类似拒赔案例还有很多,其实理赔是消费者选择保险公司的一个很重要的关注点,所以关于这方面的丑闻频出对于阳光人寿的形象也造成一定的影响。

业绩波动幅度大,笼罩在泰康光环之下

其实在非上市寿险这一领域内,阳光人寿还是占有一席之地的。

据《每日财报》不完全统计,在66家非上市寿险中,阳光人寿已经连续两年净利润排名第二。然而,其与第三名中信保诚在净利润上仅相差13亿元,但其与第一名泰康人寿的净利润相去甚远,难以赶超。

此外,阳光人寿2020年实现保险业务收入551.04亿元,尽管同比增长14.50%,但在66家非上市寿险中仅排名第6。

保险直击|阳光人寿再接罚单,业绩波动如何破局? 第5张

因为非上市寿险老大泰康人寿太过优秀,导致阳光人寿在其之后完全被掩盖住了光芒,市场份额也被泰康和其他上市寿险瓜分的差不多了,所以想要在保费收入上获得大的突破,阳光人寿以及其他第二梯队的非上市寿险公司在短期内也很难做到。

纵向来看,阳光人寿多年来的业绩波动幅度也较大,通常都是在经历高增速增长后,突然开始进入下坡路。

据年报显示,2016年-2020年,阳光人寿的净利润分别为19.48亿元、17.44亿元、38.77亿元、34.10亿元和38.59亿元;同期净利增速分别为51.47%、-10.45%、122.28%、-12.05%和13.17%。

保险直击|阳光人寿再接罚单,业绩波动如何破局? 第6张

2020年4月27日,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还曾把阳光人寿的评级展望由“稳定”下调至“负面”,还确认了阳光人寿的长期发行人违约评级(IDR)为“BBB+”。

早早布局医疗领域,但多年未有建树

阳光人寿是由阳光保险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于2007年12月17日成立的全国性专业寿险公司,注册资本金183.4亿元人民币,主要经营人寿保险、健康保险和意外伤害保险等一切人身险业务的全国性保险公司。

其实近年来各大险企都提及的健康生态,阳光人寿早已在此布局。但和其兄弟阳光财险布局互联网领域一样,均属于“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2010年,阳光人寿的母公司阳光保险集团开始调研布局医疗产业,并在2012年7月与潍坊市政府签署合作协议,欲共同建设阳光融和医院。2016年5月,阳光融和医院正式开业。

阳光融和医院选址在山东潍坊,是因为阳光保险集团董事长张维功是潍坊老乡,想要回馈家乡。但理想主义并不能为阳光人寿换来真金白银,刚刚开业一年后,阳光融和医院的另一位投资方潍坊市人民医院便因亏损将部分股权出手,阳光人寿选择了回购。

保险直击|阳光人寿再接罚单,业绩波动如何破局? 第7张

截至2020年末,阳光融和医院为阳光人寿带来收入7.24亿元,较2019年的6.57亿元同比增长了10.20%。而医院成本则为4.9亿元,同比增长了10.11%。可以说,扣除成本后,阳光融和医院几无盈利。

当然,阳光人寿开设医院盈利并不是主要目的,打通“保险+医疗”新模式才是其真正的目标。但与现在各险企均开设的互联网医院比起来,实体医院的受众面较窄,成本也高,回报率并不那么喜人。

《每日财报》注意到,在开设阳光融和医院时,阳光人寿表示,这是其布局医疗产业的第一步,但多年过去了,阳光人寿也仅迈出了这一步,这或许也是其发展缓慢的原因吧。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