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保险案例

江苏一男子杀妻骗保被判死刑,保险业务员提供帮助获刑七年

  为追回他人拖欠的债务,保险业务员竟然协助对方杀人骗保。2020年8月10日,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宣判,帮凶吴某强犯保险诈骗罪和故意杀人罪,被数罪并罚。

  

江苏一男子杀妻骗保被判死刑,保险业务员提供帮助获刑七年 第1张


  借款变“白条”

  1980年出生的吴某强,家住江苏省徐州市。他与发小杜某伟是多年的铁杆兄弟。吴某强是本科生,怎奈时运不济,2013年12月,其原先供职的单位进行一波裁员,吴某强因年度测评排在末位,拿了经济补偿金走人。

  他四处找工作无果,想起发小和好兄弟杜某伟开着粮油公司,提出要在杜的公司打工。杜某伟却说他正准备转行,不过,他会想办法帮吴某强找到工作。3个月后,杜某伟介绍吴某强到人寿保险公司做业务员。吴某强说自己过去从事内务管理工作,从来没有干过营销,而推销保险是求人的事,他最怕吃“开口饭”了。杜某伟鼓励道:“万事开头难,你准能适应。”吴某强同意试试看。

  保险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吴某强刚入职时举步维艰。杜某伟很热心,他动用亲戚朋友的资源,相继推荐了十几个客户给吴某强。有一次,为了拉业务,吴某强请了饭局,但他不胜酒力,遂杜某伟出场。杜某伟在饭局上连连拼酒,吐得一塌糊涂,最终拿下了保单。此后,吴某强渐渐上道,建立了客户网络,每个月能拿到不菲的工资和提成。饮水思源,他很感谢杜某伟鼎力相助。

  2015年初,吴某强的旧房拆迁,拿到了安置房以及40多万元补偿费。不久,杜某伟找到他,说自己包了50亩农田,打算经营农庄,种新品种有机大米。杜某伟说,有机大米的附加值高,他已经联系了采购商包销,利润非常优厚。但是,前期投入资金缺口比较大,他许诺年化率百分之十二的利息。吴某强觉得,杜某伟帮了自己不少忙,借钱给他既还了人情,又能多赚一些利息,是两全其美的事。于是,他不顾妻子的反对,执意借出45万元。

  几个月后,杜某伟又找上了门,说他搞多元化种植,投入现代化设施,但资金仍有缺口。此时,吴某强在保险市场已经有了一些客户,经他游说,有两人肯借给他55万元,约定借期1年。哪知,杜某伟按月支付了6个月利息后,就难以为继。吴某强自己出借的钱,利息可以暂时不付。他担保的债主必须准时付息。杜某伟苦着脸说:“兄弟,你就帮我垫着,一旦经营好转,连本带利归还。”吴某强只好拿自己的工资和业务提成代为支付另两个债主的利息。

  2016年10月,吴某强担保的债务到期了,杜某伟的处境却更加艰难。两个债权人轮番找杜某伟和吴某强要钱,甚至到吴某强的办公室吵闹。几经协商,杜某伟与对方达成续借1年的协议。杜某伟重新出具了借条。

  

江苏一男子杀妻骗保被判死刑,保险业务员提供帮助获刑七年 第2张


  设局杀人骗保

  杜某伟离异多年,自从经营农庄后,他寻思着找一个女子为他烧菜煮饭。于是,他在征婚网上缴费成了会员,几经筛选和接触,最终选中了江苏省灌云县的刘红。刘红也是离异单身,杜某伟吹嘘他的农庄很有发展前景,还经常在微信上对她嘘寒问暖,刘红禁不住动了心,表示愿与杜某伟相处。

  2016年3月25日,刘红只身前来徐州,当天就与杜某伟同居在一起。杜某伟说,他现在需要一个志同道合的伴侣,共同打理农庄。刘红当即表态愿意担当这个角色。此后,刘红每天起早贪黑,为农庄雇工烧饭洗衣,并悉心照料杜某伟的生活。

  眼看农庄经营没有起色,投入的资金回不了本,杜某伟开始寻找一夜暴富的捷径。他开始打听保险产品的行情,获知有的意外伤害险赔偿额度极高。他的心里滋生了杀害刘红,骗取巨额保险赔偿金的恶念。

  杜某伟让吴某强给自己科普了保险知识。他意识到,要想成为指定的保险受益人,最好是成为被保险人的近亲属。杜某伟心想,只有通过婚姻,自己才能成为刘红的近亲属。于是,他不停地表示自己非常爱刘红,不惜从小贷公司借高利贷,为刘红买这买那。2017年1月上旬,杜某伟、刘红领了结婚证。

  为了骗取刘红的信任,杜某伟带刘红到新马泰(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旅游度蜜月。他觉得刘红对自己深信不疑后,打电话给吴某强,让其到自己的农庄推销意外险产品。吴某强觉得奇怪:“你说自己吃饭都成问题了,哪有钱买保险?是不是有钱不想还?”此时,杜某伟还不打算将他的计划和盘托出,他支支吾吾表示:“我只是做给刘红看看,显示自己有实力。”吴某强心心念念着保单,答应与杜某伟密切配合。

  同年3月6日,吴某强去了趟农庄。当着刘红的面,两人一唱一和。吴某强假装对杜某伟说:“今年的业务指标提得很高,压力很大,兄弟能不能买点人身保障险?”杜某伟表示:“买这个险种不吉利,你就不要为难我了。”吴某强转向刘红:“嫂子,多份保险多个保障,是吧?要不就以你的名义买,不会介意吧?”刘红点头同意。

  3天后,杜某伟通过吴某强在某保险公司办理了一份最高保额为100万元的保险,保单以杜某伟为受益人,刘红为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但是,即使能获得100万元的赔偿,仍然不够杜某伟填负债的窟窿。2017年4月,杜某伟又通过他人,分别在3家保险公司各办了最高保额100万元的相同性质保险。

  杜某伟在办理保险后不久,便将制造交通意外杀害刘红,进而骗取保险金的计划告知吴某强。吴某强这才明白了杜某伟买保单的用意。

  

江苏一男子杀妻骗保被判死刑,保险业务员提供帮助获刑七年 第3张


  铤而走险做帮凶

  杜某伟将罪恶计划和盘托出,目的是找吴某强入伙,做他的帮凶。吴某强最初不答应,但杜某伟告诉他:“我现在的状况,还你的钱这辈子恐怕都没指望了。”他承诺道,事后除偿还欠吴某强的债务外,保证给他50万元的好处费。吴某强几经权衡表示,他只做一些辅助的事,绝不动手。杜某伟拍了拍吴某强的肩膀:“兄弟,够意思!”

  2017年8月27日,吴某强与杜某伟一起到大众4S店,他通过手机银行,帮杜某伟支付3.24万元首付款,为其购得大众汽车一辆,杜某伟随后将该车送给刘红使用。

  2017年11月2日晚,刘红和杜某伟在外面吃了饭,刘红驾车回杜某伟的农庄。当天19时许,两人快到农庄时,杜某伟突然提出让他驾驶,刘红说:“别闹了,你刚喝的酒。”杜某伟说:“这是在我的地盘上,又没警察查车。”于是,刘红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杜某伟驾车后,猛踩油门,车辆冲进了鱼塘,早有准备的杜某伟打开驾驶室的门,将刘红拖了出来,把她的头按在水面下,刘红挣扎了10多分钟,不再动弹。杜某伟将刘红抱起,置于车内主驾驶座上,伪造了刘红驾车意外入水死亡的现场。

  随后,杜某伟分别拨打120、110,医护人员到现场后确认刘红已死亡。经法医鉴定,被害人刘红系溺水死亡。作案后,杜某伟先后向各保险公司申请理赔巨额保险金。因保险公司工作人员查出刘红投了多份保险,受益人均是杜某伟,觉得杜某伟存在诈骗保险的嫌疑,遂向警方报案。

  2019年12月26日,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杜某伟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

  杜某伟在被侦查和审判期间,为了逃脱死罪,坦白了吴某强共同犯罪的事实。于是,吴某强被另案审理,一审法院以吴某强犯保险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

  吴某强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称,他并不知道杜某伟以杀人方式骗取保险金,没有杀人骗保的故意,是在被杜某伟欺骗的情况下,为其支付的购车首付款。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吴某强自侦查阶段至原审庭前多次做出的有罪供述稳定一致,且吴某强的供述与杜某伟的供述相互印证,并有银行卡交易明细、保险单资料、查扣的涉案车辆等证据佐证,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二审法院指出,吴某强明知杜某伟欲通过制造交通意外杀害他人骗取保险金,仍为其提供购买作案车辆等帮助。杜某伟使用该车辆,采取驾车驶入鱼塘内、将受害人按入水中溺死的方式,伪造驾车人意外入水死亡,并以此申请巨额保险理赔。吴某强的行为系与杜某伟共同犯罪,构成保险诈骗罪和故意杀人罪。

  2020年8月10日,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落槌,驳回被告人吴某强上诉,维持原判。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