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保险新闻

对于下面的故事我只想作为记录。———寿险规划师日记

2021年10月11日10百度已收录

  当俗话说三十而立,现在我们这一代人已经三十五了,今天几个朋友小聚有一个朋友说:咱们现在除了电脑都不会写字了,以前咱们还天天写日记。现在每天就在无修止的忙,到头来也没有什么成就。他们很奇怪我为什么要转行。以前干的好好的AAD,我们聊了很多很多。对于以前行业现存的问题,他们感觉我变了很多变的开心了。后来我们聊到保险,说了我这一年的所见所感的。对于保险我坚信它是保障,所以在没有给客户做到足够的保障时我不会谈分红的产品。问我他们说保险是什么他说知道。他们问我说保险是什么我说回答是:保险对于我就是~当我离开后我要我老伴有尊严的生活下去,这就是我对她的爱! 因为只有你坚定良心和底线时,在客户发生风险时才能帮助到他们。回家的路上接到一个电话,又一个三十一岁的年青的生命消失了。

  每天人们在这个城市无休止的忙碌着,该是时候回想一下自己了,回忆录以前我感觉是退休后才开始闲来无事的写的,但是现在我感觉危险每天都会突然降临,其实每天我们都与死神交织着,天灾 人祸 疾病等等不可控的原因,所以生活就是这样谁也无法预知下一秒的发生。写这些不是为了告诉谁,我吃什么了,做什么了,和谁在一起。更不是要得瑟给谁看,而是有一天自己真的老了,搬着凳子无事可做晒太阳的时候,能拿出自己的流水式日记看一看,回忆一下那年那月,和朋友在一起的点点滴滴,自己年轻时的容颜……灰飞烟灭的东西很多,留在记忆中的着实很少。有一天我会拿着一个大手机,用模糊的双眼来看我清晰的字迹,这个世界我来过,而且活的真实而精彩。。 。

  今天,刚刚见完年初的准客户,我们聊了三小时这一年的情况。我知道她很不容易,她就一个母亲尿毒症十三年。每周一三五透析,生活的压力压在她身上。一个周四千多的工资本就不多,当我说到我们的健康才是父母的保险时。她哭了哭的委屈的让人心疼,哭后对我说哥给我出个方案吧。让我活的轻松点尊严点,回来一路上我感觉压力与信任。我感觉不管这单子多大不重要,坚持当初的信念才重要。让我感觉寿险规划师的使命,坚持我们共同的底线吧!今天在公司碰到同事对我头一句就说:说你昨天哪篇朋友圈文章写得真不错,方案出来了吗?我说出来了己发给客户了,在此和大家分享一下这单设计的思路如下:5万寿险主险挂提前给付加25万重疾(保障型险5年内不变费律)一年保费1760,一万寿险主险挂94万定期寿(保障型险)一年交2800。此设计客户每月交405元,客户如果发生风险中可赔付100万,如不幸发生重疾也有30万的保障。如果你的客户二十到三十五岁和你说我不想买时,你要考虑一下可能真的是她没有多余的钱买。但大家还是要坚持一下拿出规划师的价值出来吧!我相信只是咱们再坚持一下,咱们的客户就不用祼奔在拼命的工作而没有保障。如果年付客户压力大,也可以月付。别再让自己遗憾,因为你尽力了。与大家共勉之!

  今天学习到一个反对意见处理的回话,保险是骗人的。好吧!我试想问一下哪个行业可以骗人一百多年。在我看来没看过哪家百年老店说给你打个折返个钱吧,百年老店为什么都排队,因为它存在赌定的原因就是产品的品质。

  国庆节前和长假期间,受几位朋友信任委托,帮他们做了一些保单检视。看完之后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家一家解释太麻烦了,统一用这个平台来做个少儿保险的普法宣传。

  普及一下小知识—小儿保险

  案例1 被夸大的教育金

  客户 王女士 为0岁儿子投保,年缴保费12641元,已投保3年,主险为万能险,被保险人只要生存就一直缴费,寿险保额为6万元,重大疾病保额为12万元。

  王女士在一位熟人那里为自己的儿子投保,对方指出本次投保主要是为孩子存一笔钱作为孩子的教育金和创业金(或婚嫁金)。对于我指出的寿险保额和重疾保额,王女士表示不知情。

  主要问题:

  1、万能险是一个已经被中国保监会叫停多次的险种,万能险的组成由两个帐户,一个是保险帐户,一个是储蓄帐户,因兼具银行储蓄功能,又有一定的保障功能,所以被称之为“万能险”(典型的中国人坑中国人的玩意儿)。这个险种相对比较容易销售,因为中国人惧怕谈死、伤、病,但其中隐藏着很多的隐性消费,一定有的是帐户转换费、管理费、主附险保费等(这里不多说了,估计没几个人搞的懂)。这样说吧,这个险要一直交费(孩子六七十岁了还在交费?你能接受吗?),而且永远会有支出的费用(特别到50岁以后,随着寿险、重疾险产生的保费越来越高,支出将越来越大),当70岁以后,随着支出保费和帐户管理费之和超出了储蓄帐户里的钱,就会出现两个帐户倒置。

  2、寿险保额6万,重疾保额12万,严重不足。一年保费1.26万元,却只保了6万,保险杠杆作用明显不足,特别对于未成年人保险费率较低的情况,一年2000多元保费就可以做到寿险保额10万,重大疾病保险保额50万元。

  3、教育金几乎是所有家长给孩子买保险第一关注的,并且以此将保险和投资混淆在了一起。教育金是刚性支出,从3岁孩子上幼儿园开始,3年幼儿园、6年小学、3年初中、3年高中、4年大学,19年至少的教育时间。教育金支出覆盖孩子成长教育阶段的所有开销(在保险理念中,就是要让孩子完完整整的长大成人),包括学费、书费、饭费、课外课、家教、出游等等费用。即使在二线城市,当前的水平至少也要2万元/年,在一线城市,即使家庭再节约,至少也要3万/年。合计下来养一个孩子(不含创业支持和婚嫁支持)大致要40~60万。

  这40~60万为什么叫刚性支出?就是无论如何你都要准备并且马上就会一点点支出的费用。而金融工具的三驾马车(银行、保险、投资)哪一个能解决?其实都可以,而通过保险解决教育金主要的好处是强制储蓄(有些家庭不善于理财,强制储蓄可以保证)、大人发生身故、全残、重疾时仍然可以将事先准备好的教育金给到孩子(豁免保费),主要就这两个功能,在此基础上还会有一些复利和分红。

  如果你一年能缴的起4~6万元或更多的保费,交费期10年,那么通过保险来给孩子准备一笔教育金也是不错的。

  专业建议:

  立即退保,这份保险基本没有什么价值。

  为孩子投保10万寿险保额,50万重大疾病的保险,年缴保费约2400元。

  认清保险功能,立即为家庭经济支柱投保寿险和重大疾病保险,保额和保费的制定需要在“家庭财务安全分析”之后建议。

  提示:如果存在销售人员夸大保险功能,或者投被保人对于有些问题是在签订合同时并不知悉的(如帐户管理费、转换费、终身缴费),可以向中国保监会投诉,投诉电话12378。

  如果投诉成功,保险公司存在签订合同时违反中国合同法、保险法方面,那可以完全追回保费。

  否则只能退回现金价值,会损失一定的保费(该案例中王女士已交3年保费,立即退保会损失约2万元,但长痛不如短痛,现在退是损失最低的。而且我给她做了另外一个方案,通过复利可以在几年内将损失追回。

  案例2 什么也不是的儿童保险

  客户 闫先生 为0岁儿子投保,年缴保费2600元,寿险保额为2万元,重大疾病保额为2万元,意外险保额2万元。每3年返还160元(寿险保额的8%)

  闫先生是我从97年参加工作就一起的好朋友,我看完他的两份保险,开玩笑的问他,你准备拿这160元给孩子买个啥?

  两张保单,一张是两全+意外险,主险同时具备返还功能,每三年返还保额的8%。另一张是两全+重大疾病,没有返还功能。

  主要问题:

  1、值得欣慰的是,这两张还算是“保险”,也没有出现像案例一中的万能险的各种费用。但是明显保额不足(这也是国人现在拥有保单的主要问题之一),好像觉得保的挺全,不论是身故、全残、重大疾病都能保,但问题是2万块够干啥?

  2、返还功能像是国人购买保险的“魔咒”,有一次在地铁上碰到三个妈妈在聊孩子保险,A问B,你孩子的保险能返钱吗?B有点怯怯的说,能。A感觉很欣慰。让我觉得哭笑不得,到了中国,怎么保险就成了返钱工具了。

  并不是说返钱不好,而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返给你的钱就是你交的钱。返钱的保险一般是在家庭成员都有了足额的寿险、重疾之后,如果还有剩余的钱,考虑给孩子做教育金,给自己做养老金,甚至想让自己这辈子打拼创造的财富能够细水长流代代传承时,才做考虑。

  专业建议:

  原保险保留,追加孩子的寿险保额(追加到10万)和重疾险保额(追加到50万)。

  认清保险功能,立即为家庭经济支柱投保寿险和重大疾病保险,保额和保费的制定需要在“家庭财务安全分析”之后建议。

  附: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三十三条规定,对于父母为其未成年子女投保的人身保险,在被保险人成年之前,各保险合同约定的被保险人死亡给付的保险金额总和、被保险人死亡时各保险公司实际给付的保险金总和均不得超过人民币10万元。

  通过以后两个最典型的案例,是想告诉大家,保险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金融工具,需要找到专业的公司,专业的代理人,通过家庭财务安全分析之后,合理的为自己和家人投保。谁的钱都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要合理运用!

  本人对于未成年人投保的方案就是:

  10万寿险保额

  50万重大疾病保额

  20年缴费期

  年缴保费2000~3000元(视孩子年龄、性别不同)

  有教育金、资产传承、投资联合需求的客户需要另外分析和建议!

  如果您家中的保险中有“万能”二字,或者您对自己的保险功能不太清楚的,本人可以为您做保单检视,千万要尽早,别让自己的资金白白消逝!

  据最新统计报告,全国每年新增白血病患者超4万人,儿童占一半。被调查的贫困白血病儿童家庭平均负债14万余元,更有近四成患儿因为贫穷,放弃治疗机会。坚持走到今天的这些父母,不肯认输,想尽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他们家徒四壁,无一例外背负着重债,看不到明天,在孤立无援和黑暗无界中,等待奇迹。

  钟雪梅,10岁,2013年7月诊断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 2013年8月8日,第一期化疗进行到一半,袁爱英手里只剩8000元现金。继续治疗,后续无着,孩子可能面临更大风险;放弃治疗,等于自己为女儿判死。得知雪梅的情况,很多亲友和邻居上门探望,留下自己的一份心意。“100元、200元、500元……二三十个邻居和亲戚,给雪梅凑了4万多元。”9月1日,带着乡亲的温暖,雪梅和父母返回广州,继续治疗。2013年11月10日下午,已完成两期化疗的钟雪梅离开病房,牵着妈妈的手穿过人流,走向医院附近的租屋。临行前,袁爱英与病友一一告别。在南方医院住了两个多月,病童之间,家长之间,都因同病相怜结下深深的情谊。半个月后,雪梅将重新入院接受第三期化疗,这一空当,除了照顾免疫力低下的女儿外,袁爱英还负有更重要的任务——为雪梅筹齐下一段治疗的2万元费用,她知道,能否如愿备款,将决定女儿的生死。

  兰月悦,2岁,2013年10月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2013年10月27日,化疗开始后的第13天,月悦出现感染重症,高烧、拉肚子,最后导致小肠穿孔。

  侯筱涵,2岁,2013年12月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中危。 回想筱涵在医院的漫长时光,叶文婷叹息连连。“这么小,却要承受这么多磨难,我好心疼!”让妈妈稍感欣慰的是,小宝宝在生病前性格内向,并不善与人交流。但离家半年,和医院的小病友熟识后,她也学着其他小朋友的样子,摇摇晃晃去其他病房“串门”、交朋友,“大家喜欢她,还给她取了个‘小辣椒’的昵称。”“医生说要五个大疗程。筱涵对化疗药比较敏感,每个疗程都有点小感染,所以花销巨大。”母亲叶文婷说,虽然才刚刚进行到第三个疗程,但筱涵的医疗花费已经10多万,这其中包括了夫妻俩自处借来的钱、父亲侯国威单位的捐款以及医疗报销的钱。

  张漫莉,四岁,2014年2月确诊高危型阳性白血病。 张漫莉被送到广东省人民医院时,病情已十分危重,再晚3天,她也许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如今,化疗进行到第二疗程,一切顺利。可费用问题却成了压在妈妈徐海燕心上的石头。“第一个疗程花了6万元,第二个疗程花了4万多元。”

  植敏英,12岁,2014年3月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 12岁的植敏英躺在病床上,化疗带来的低烧加上炎热天气的沉闷,使得她即使在睡梦中也紧皱眉头。已经懂事的植敏英刚刚接受自己身患白血病的事实,开始接受漫长的化疗。

  陈俊超,四岁,2014年1月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马年新春,异地他乡,在弥漫着消毒水味道的病房里,陈俊超一家三口迎来迷茫而沉痛的春节。 “孩子要做化疗,我们哪儿也不敢去,只煮了些青菜,陪他过除夕。”妈妈梁春花说,尽管俊超的化疗暂时比较顺利,但家人四处借来的五万元已所剩无几,“还有7个疗程,费用超过20万,我们毫无办法。

  邓泰,14岁,2014年1月确诊高危型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邓泰化疗进行到第五个疗程,花费超过33万元。“还剩17万元,骨髓移植在一个月后,邓泰还要再做一个月的化疗,满打满算,如果入仓需要35万元,加上医疗报销的钱,我们还有10万元左右的缺口。”

  梁刚宁,四岁半, 2014年1月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梁先生夫妻俩总共筹得善款7万余元,但骨髓移植所需费用为40万至50万元,巨大的费用缺口依然是小刚宁父母的一块心病。 “这对我们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在孩子、妻子、老人面前,我不能哭,但一个人独处时,常常忍不住落泪,我情愿所有的病痛都冲我来,只要能换来家人的安康!”,梁先生说。

  刘家乐,12岁,2013年10月确诊高危型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女儿在读大二,她说看到弟弟这样的情况,读完这个学期就不继续读了,去找工作挣钱给弟弟看病。”妈妈朱柱贞说,虽然不舍得女儿放弃本科的学习,但她更不能不救家乐。值得欣慰的是,目前医院找到了与家乐配型成功的骨髓,只要筹到至少20万元,他就可以尽快进仓手术。

  谭炜钊,16岁,2011年9月确诊为高危白血病。 2009年,操劳过度的谭爸爸罹患鼻咽癌,无法继续工作,花钱治病几乎耗尽全家积蓄。在这样的情况下,母亲茹蔼娟还是想法设法借来几万元钱,为炜钊做完一期化疗,“在医院住了33天,花完了所有的钱,只能出院。”原以为炜钊熬不过三个月,但他竟奇迹般挺过两年多。

  徐兆谦,3岁,2014年4月确诊为白血病。 徐兆谦入院后,按照院方治疗方案接受化疗,未料第一疗程便出现感染,“到处借,加上自己的2万元积蓄,本来以为4万元能撑一段时间,谁知一个疗程,这些钱就花光了。”

  姚芷晴,7岁,2013年9月确诊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 2013年9月,收到近10万元善款的芷晴开始接受首期化疗。为了让女儿芷晴明白,妈妈不肯、也不会放弃她,何秀菊剃光了头发。看到妈妈走进病房,没了长发,7岁的芷晴惊呆了。她费力地起身,抱住妈妈,“呜呜”地哭。

  黄太裕,7岁,2013年11月确诊患有白血病。 妈妈趴在床边,低声叫“太裕”。病床上的孩子睁开眼,流下一行泪。从突发白血病到完成阶段化疗,7岁的太裕以超乎寻常的毅力熬过两个多月,却在情况转好时骤然昏迷,至今未醒。

  据最新统计报告,全国每年新增白血病患者超4万人,儿童占一半。被调查的贫困白血病儿童家庭平均负债14万余元,更有近四成患儿因为贫穷,放弃治疗机会。坚持走到今天的这些父母,不肯认输,想尽力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他们家徒四壁,无一例外背负着重债,看不到明天,在孤立无援和黑暗无界中,等待奇迹。

  是什么让这些家庭在大病面前备受煎熬,家庭经济遭受重创,是环境?是体质?是遗传?还是食品安全?人们平时过日子过的是“心态”,心态好“没有”都是“有”,大病大灾来临时过日子过的是“钞票”,没钱寸步难行。人们常常认为“万一”和自己没有关系,以至于根本无法做到或愿意做到未雨绸缪,当灾难来临时才知道“万一”并非“天外稀客”。

  未完待续!请勿转载

  讲讲体检这点事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