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保险案例

细思极恐!男子撺掇姐姐与司机假结婚,次日为“姐夫”买高额保险,数月后“姐夫”蹊跷死亡

  离了婚的王女士为了变成沈阳户口、找到工作,接受了弟弟王某宁的建议,与王某宁的司机林某假结婚。

  这对仅在领证当天见过一面的“夫妻”,一同掉入了王某宁编织的陷阱里。直到遇害,林某都以为“我的老板对我很好”。

  姐姐的婚姻、司机的性命,都只是王某宁疯狂计划中的一环。在二人“结婚”次日,王某宁开始大量给林某投保,不知情的王女士是每份保单的受益人。只要林某身故,高达220万元的保费,都将属于王某宁。

  2017年5月,王某宁蓄谋杀害林某后,伪造成一起交通事故。当他联系索赔时,蹊跷的投保引起了保险公司的怀疑。

  近日,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公开了王某宁的一审判决书。辽宁省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王某宁犯故意杀人罪、保险诈骗罪,判处死刑,缓刑二年执行。

  

细思极恐!男子撺掇姐姐与司机假结婚,次日为“姐夫”买高额保险,数月后“姐夫”蹊跷死亡 第1张


  图:视觉中国

  骗姐姐与司机假结婚成为间接受益人

  “我们怀疑这起交通事故不正常,有人通过这起事故向我们公司骗保。”

  2017年5月7日,中英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辽宁分公司(以下简称中英保险公司)接到一通报案电话,称其公司的客户林某因车祸意外身故、要求索赔,此时距离林某投保刚刚过去不足四个月。经过一番调查,中英保险公司认为这是一起蓄意杀人的保险诈骗案。

  中英保险公司联系到林某的妻子、也是该份保险的受益人王女士。投保确认书显示,林某投保的时间是2017年1月25日,与王女士婚后的第二天。

  然而真正的幕后主使并非王女士本人,而是她的弟弟王某宁。王某宁是一家小额借贷公司的老板,林某是他的司机。王某宁惦记上了林某的性命,在姐姐婚后第二天,开始大量给林某购买保险。他用两个不同的理由,让王女士和林某“自愿”加入了他的计划。

  第一步,让王女士与林某结婚,不知情的王女士就这样名正言顺成为了受益人。

  王女士的证言显示,王某宁告诉她,跟林某结婚就能变成沈阳户口、找到工作。“我们是假结婚,我与林某没有在一起生活过,我都不认识林某,只是在办理结婚登记的时候见过一面,都没有他联系方式。”王女士记得登记结婚那天的场景,王某宁曾叮嘱她,与林某不认识,所以不要乱说话,因此两人当天没有任何交流。“结婚后,我问过王某宁户口和工作的事有没有谱,但是王某宁一拖再拖,我感觉他办不成。我对王某宁提出过离婚的事,王某宁说不用我操心,他会找人消除我和林某的结婚登记。”

  林某一直对王某宁心存感激。林某母亲的供述称,“我儿子跟我说过,他老板王某宁对他挺好,给他买保险,还给他办过驾驶证。”

  

细思极恐!男子撺掇姐姐与司机假结婚,次日为“姐夫”买高额保险,数月后“姐夫”蹊跷死亡 第2张


  图:视觉中国

  购买多份保险后杀死司机伪造车祸

  2017年1月24日,林某和王女士登记结婚。第二天,在王某宁的介绍下,林某签署了两份保险计划书,分别是中英、中意保险公司的重大疾病险;同年2月15日,“林某”又在中英保险投保了一份重大疾病保险和一份交通意外保险,保额分别为50万元和100万。这些保险的受益人均为王女士,而她本人并不知情。

  这几份保险加起来平均每月要交3600元,这与林某的实际经济情况不相匹配,调查显示,在保险公司多次催缴续期保费时,接电话的人都是王某宁,而林某名下用于缴纳保费的银行卡,在每次扣款前都会收到王某宁拨进的一笔钱。

  对此,王某宁辩解称,买保险是因为有了保单可以贷款还账,代替林某缴费则是因为“方便”,然而事实并非如此,王某宁和林某之间存在债务关系,林某欠他两万多元,王某宁自己负债70多万,如果林某身故,他就能获取220万的巨额赔偿。

  2017年5月1日,王某宁租了一辆凯美瑞轿车,5月5日,他以“承包工程”名义将林某骗至兴城市,当日入住当地的一家日租房,并于次日将其杀害。5月7日0时许,王某宁将林某的尸体藏匿租来的车内,驾车寻找适合伪造车祸的现场,当行驶至建昌县,王某宁将车缓缓开进沟里,并将尸体放置于驾驶座位上,造成单方责任交通事故的假象。

  做完这一切,王某宁主动打电话告知车主,林某“失联”了,通过GPS追踪到事发地后,王某宁拨打了“120”和“110”电话。

  

细思极恐!男子撺掇姐姐与司机假结婚,次日为“姐夫”买高额保险,数月后“姐夫”蹊跷死亡 第3张


  图:视觉中国

  起诉保险公司,第一次开庭后被抓

  杨某在中英保险公司负责保险理赔调查工作,林某去世后不久,公司收到了林某身故的理赔申请。

  这起不正常的交通事故,引起了中英保险公司的怀疑。

  “保险事故发生时间与投保时间很接近,属于短期出险,如果林某出现保险事故,我公司将赔170万元。”杨某称,公司电话回访人员致电林某电话时发现,接通电话的非林某本人,是王某宁代为接听,并接受公司回访。递交理赔事情材料时,都是王某宁与中英保险公司联系,而不是受益人王女士。十分巧合的是,林某保险事故中报案人也是王某宁,使用的车辆也是王某宁借给他的。

  林某遇害与伪造车祸相隔两天,因此尸体状态也引起了杨某怀疑。“林某的法医尸检报告显示林某只有头面部受伤,而其所在的座位上却有血迹,尸检报告显示尸体高度腐败,我们认为事故发生时间距尸检时间较短,而且其头面部只与方向盘接触但方向盘安全气囊却没弹出,这不符合常理。”

  与中英保险公司一样,中意人寿保险公司也起了疑心。

  保险公司不予理赔。2019年5月7日,王某宁让王某向沈阳市沈河区人民法院以中英、中意两家公司为被告提起民事诉讼,请求两家公司总计支付220万元。

  “我没有买过保险,他让我签字我就签了。直到法院开庭,我才知道我是受益人。”听着庭审现场播放的回访电话里属于王某宁的声音,王女士意识到弟弟可能存在骗保,但她选择了撒谎。“当时感觉这份保险应该是王某宁购买的,这不是讹钱嘛,但如果我说是王某宁声音,那他就得承担责任,所以我在法庭上说是林某的声音。”

  2019年8月23日沈河区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后,王某宁在该法院附近被建昌县公安局抓获。

  

细思极恐!男子撺掇姐姐与司机假结婚,次日为“姐夫”买高额保险,数月后“姐夫”蹊跷死亡 第4张


  图:视觉中国

  蓄意杀人制造车祸现场被判死缓

  对于蓄意杀人的事实,王某宁不承认,他坚称,林某是在与其推搡中“脸部磕到了日租房的玻璃茶几上”而亡。经法医鉴定,林某头部损伤符合钝性物体加速作用导致重度颅脑损伤而死亡,证明王某宁说了谎。

  辽宁省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定,王某宁为了骗取保险金,杀害被保险人,符合保险诈骗罪(未遂);虽然在作案手段上没有如实供述,但杀害被投保人的作案动机明确,基于其清晰的犯罪事实,符合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可以认定构成故意杀人罪。综上,数罪并罚,决定对王某宁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0元;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40632元。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