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保险新闻

5个案例告诉你,如何用保险守护财富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

  ——罗曼罗兰,《米开朗琪罗》

  此前,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被逼跳楼、王宝强离婚后续、贾跃亭“完美”脱身等让人津津乐道。

  在品味这几个“惊心动魄”故事的同时,我也陷入了思考:财富,带来的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这也让我想起了一个国家——塞拉利昂。

  塞拉利昂,位于西非大西洋岸。它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因为它拥有世界上最富有的钻石资源——2300万克拉的钻石原矿,其中包含了稀有的血钻;它也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因为钻石给他带来了差不多10年的内战。“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钻石造就了塞拉利昂所有的荣耀和罪恶。

  与塞拉利昂相似,财富对于人来说也是一样,幸福源于它,不幸也可能源于它。一纸离婚协议,决定了苏享茂和王宝强两个人不同的结果,财富和婚姻的联系就是如此紧密。

  乐视的结果不影响贾跃亭的一切,财富来源于事业,但也不囿于事业的成败,财富与事业的关系就是这样多变。苏享茂的“不幸”、贾跃亭的“幸福”,王宝强的“重生”,决定他们最终命运的是选择财富保护的态度和手段。苏享茂“败”于财富“裸奔”,贾跃亭、王宝强“胜”于巧用财富保护工具。

  对于高净值客户来讲,财富管理的重点已经不再是增值,怎样保有现有的财富才是重中之重。

  

5个案例告诉你,如何用保险守护财富 第1张


  安全现金流的建立

  李嘉诚曾说过:“在风和日丽的时候,你驾驶着以风推动的远洋船,在离开港口时,你要先想到万一遇上十号风球你怎么应付。即使天气好,你还是要估计,若有台风来袭,在风暴还没有离开之前,你怎么办?”

  危机意识,是实行财富保护行动的基础。在实践过程中,很多客户有了解财富保护的想法,但无财富保护的行动,其根源在于危机意识不够强烈。安全现金流,是高净值客户财富管理首先考虑的问题。

  这里为大家提供两种建立安全现金流的途径。

  ■ 重疾保障,解决健康问题带来的大额现金流需求

  35岁的李先生是一家金融机构的创始人,在投资领域是专家级人物。第一次和李先生见面沟通之后,李先生接受保障理念,但最后所有的问题都归结于一点: 收益是多少?拿着收益的问题来分析保障产品,这个话题没法再继续进行下去(短期保障事件的发生几率很低,且客户一般不愿此假设成立)。

  第二次见面是在半年后,李先生主动说起上次与他沟通的内容并要求给出产品设计方案,而后顺其自然地投保。在给李先生再次分析保险合同的时候,李先生透露了他决定购买的原因,他熟悉的同行发生重疾需要在短期筹集至少100万进行器官移植手术,100万,对于他们来说不难,难就难在需要短期拿出。

  对于高净值客户来讲,重疾保障首先解决的是特定重大事件——重疾引起的大额应急资金需求,其次才是杠杆作用。

  此外,在实际与客户接触过程中,很多高净值客户都会有以下顾虑:

  首先是重疾保险保障的病种是否科学,担心医院的确诊单对病种的厘定与保险的解释不一致导致理赔难。其次,未来海外定居或生活,在其它地区购买的保险是否能保障。

  针对第一个问题,目前国内各家保险公司沿用的是2007年中国行业协会与中国医师协会统一制订的《重大疾病保险的疾病定义是用规范》,其中规定了25种常见重疾标准条款,并且前6种为必保内容,其中发病率排名前三的恶性肿瘤、急性心梗、脑中风后遗症包含在内。

  针对第二个顾虑,拿国内重疾举例,首先国内的二甲及二甲以上的医院确诊单都可以,如果出国长期生活,只需要提前给保险公司打电话告知生活的国家和地区,除了特定区域(譬如风险极高的非洲某些国家)不在保障范围,其它国家或地区当地政府认可的医疗机构都可以。

  ■ 年金解决“危机”时现金流的需求

  50岁的黄先生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大儿子刚继承公司经营,5岁的小儿子也活泼可爱,之前创业的丰硕成果让他基本无后顾之忧。但是,唯一担心就是年幼的小儿子未来安全的“保障”问题,于是,他想给小儿子建立“确保”现金流以防范他在小儿子未成年前出现意外。

  除防范意外危机以确保其家庭成员权益的需求外,高净值客户还会有自身债务危机、未来孩子创业时现金流等需求。年金保险的选择,在这个时候发挥了其独特的作用。

  以黄先生为例,假设他作为投保人,孩子作为被保险人。固定年限后,每年返还的现金流,是孩子未成年时的教育和生活备用金,在孩子成年后则是创业基金。假设黄先生未来发生企业债务,这笔现金流也能保障孩子的基本权益。

  所以,如果决定创业,请先安全隔离家庭与企业财产;如果决定投资,请先安全隔离投资本金与“教育金”、“养老金”;如果孩子未来要创业,请给孩子提供安全的现金流支持。

  



  所有权的管理——年金与终身寿险

  财产的所有权包含了对财产的占有、使用、收益、处置的权利,它是高净值客户财富分配、财富传承方式是否有效的必要条件。高净值客户所关注的债务风险、婚姻风险,影响的也是其所有权下的财产。那么,年金险与终身寿险是怎么样达成所有权的管理呢?

  假设父母作为投保人,在孩子未成年前为孩子建立了年金计划,以国内年金险为例,保单所有权为父母,但每年返还的年金属于孩子,也属于孩子的婚姻共同财产。

  若发生婚姻危机,分配的只是婚姻存续期间的现金流,而非年金退保的现金价值。

  若发生债务,且需要用家庭共同财产抵债。如其它财产足够清偿债务,那么这笔年金可以作为生活来源或创业基金;如其它财产不足够清偿债务,期间的年金会被用于还债,但因此保单所有权为父母,债权人无权要求退保以用于清偿债务,这就最大可能地保护了这笔资产。

  假设父母作为投保人和被保险人购买了终身寿险,指定受益人为孩子,若婚姻存续期间发生理赔,身故金则为确定只归一方的财产;如父母作为投保人,为孩子购买终身寿险,资金不来源于孩子家庭共同财产,也不为孩子的个人财产,这样就很好地防范了婚姻危机和债务危机。

  苏享茂的自杀,不是因为婚姻的不可靠;贾跃亭的“完美出逃”,不是因为监管的不完善或财富积累的不光明手段,而是理性思考财富带来的风险并提前防范。不要用财富去考验人性,不要用幻想代替实际,当做好准备之后,才有心情体验财富带来的真正价值。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