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保险案例

保险公司欺骗董事长,法院一审判决

  2014年10月份,北京的张云龙(化名)投保人,一怒之下将中美联泰人寿保险公司告上了法院。2008年8月份,张云龙(化名)为其爱人投保了中美联泰人寿保险公司(以下简称中美联泰)一款提前给付重大疾病保险,每月缴费338元,保险基础保额10万元。

  

保险公司欺骗董事长,法院一审判决 第1张


  2014年4月份,张云龙爱人身体不舒服,出现头痛发烧,上厕所出现尿血情况,张云龙带其爱人前往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检查,经临床诊断为“卵巢交界性肿瘤”,并出具诊断证明书。张云龙随即联系该保险公司索赔,

  

保险公司欺骗董事长,法院一审判决 第2张


  该保险公司以合同条款第十三条重大疾病“恶性肿瘤”的释义,不在保险责任范围,同时依据摘自《现代肿瘤学》第2版第231页3.2节认为肿瘤分为良性肿瘤、恶性肿瘤、交界性肿瘤。张云龙爱人所患肿瘤为“交界性肿瘤”不属于恶性肿瘤。

  

保险公司欺骗董事长,法院一审判决 第3张


  宣武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书》也显示,张云龙爱人出院诊断为“卵巢交界恶性肿瘤”,因此以不属于恶性肿瘤的定义,向张云龙作出拒赔通知。

  

保险公司欺骗董事长,法院一审判决 第4张


  法院认为从保险条款的解释原则分析,被告应当支付保险金,依据旧《保险法》第十八条规定:“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于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保险公司欺骗董事长,法院一审判决 第5张


  而《附加提前给付长期重大疾病保险(2O06)》第十三条中“恶性肿瘤”的释义中,没有规定“交界瘤”属于不在保障范围内的疾病。因此根据《保险法》第十八条规定,认定合同条款不产生法律效力。

  同时另依据旧《保险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对于保险合同的条款,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有争议时,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关应当作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

  本案出现争议,依据该原则解释,如对“卵巢交界恶性肿瘤”是否属于重大疾病存在争议时,应当做出有利于受益人的解释,即解释为属于重大疾病范畴。

  

保险公司欺骗董事长,法院一审判决 第6张


  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中美联泰大都会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被告中美联泰大都会人寿保险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连带给付原告陈红梅保险金十万元。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微信